唐代诗人: 黄檗禅师 李涉 杨巨源 唐宣宗李忱 武元衡 | 宋代诗人: 刘著 沈蔚 钱公辅 李格非 司马光 | 清代诗人: 张维屏 曾国藩 李毓秀 顾炎武 彭端淑

劲草行

元朝 王冕 浏览:

  中原地古多劲草,节如箭竹花如稻。

  白露洒叶珠离离,十月霜风吹不到。

  萋萋不到王孙门,青青不盖谗佞坟。

  游根直下土百尺,枯荣暗抱忠臣魂。

  我问忠臣为何死,元是汉家不降士。

  白骨沉埋战血深,翠光潋滟腥风起。

  山南雨晴蝴蝶飞,山北雨冷麒麟悲。

  寸心摇摇为谁道,道旁可许愁人知?

  昨夜东风鸣羯鼓,髑髅起作摇头舞。

  寸田尺宅且勿论,金马铜驼泪如雨。

标签: 咏物   歌颂   社会   生活

  《劲草行》译文

  中原古域之地生长着许多劲草,那草节节如箭竹一样劲挺,草花好象稻穗一样丰实。

  露珠点点,洒满叶间,十月寒风也吹不倒它。

  萋萋的劲草不长在王孙贵族的门庭,也不长在奸佞之臣的坟上。

  草根在土地里长上百尺,无论是枯黄还是繁茂都萦绕护卫着忠魂。

  我问忠臣为何死去?原来他们是忠贞不屈的汉家志士。

  尸骨沉埋于地,战血滋养了劲草,绿色的尸液到处闪动,空气中腥风涌起。

  天气晴朗时山的南面时有蝴蝶飞舞,下雨时山的北面时有麒麟悲泣。

  劲草在风中摇摇摆摆似乎为将士倾吐愁恨,我这满腔的心事给谁说呢?

  昨夜的东风又传来敌人的战鼓声,但我们只有志士的骷髅站起来摇头。

  我这副身躯是没有什么值得珍惜的,只是忧心我们国家的沦丧。

  《劲草行》注释

  中原:黄河流域,这里泛指中国。

  箭竹:竹之一种。《竹谱》:“箭竹,高者不过一丈,节间三尺,坚劲中矢,江南诸山皆有之,会稽所生最精好。”

  白露:秋天的露水。

  离离:鲜明的样子。形容露珠的晶莹闪动。

  到:通“倒”。

  萋萋:草木茂盛的样子。这里代指劲草。

  王孙:泛指贵族子孙。

  青青:青色;一说,草木茂盛的样子,亦作“菁菁”。

  谗佞(nìng)坟:指奸臣的坟墓。谗:说别人坏话。佞:用花言巧语谄媚人。谄佞:诬陷谄媚。

  游根:须根。

  尺:亦称“市尺”。一尺等于十寸。西汉时一尺等于0.231米,今三尺等于一米。这里采用了夸张手法。

  枯荣:意为劲草无论是枯黄还是繁茂都是萦绕护卫着忠魂的。荣,草木茂盛。

  元:通“原”。士:对男子的美称。

  翠光:青绿色的光泽。这里指尸体腐败后所分解出来的绿色液状体。

  潋滟(liàn yàn):本义为水波闪动的样子,这里用以形容绿色尸液的闪动。

  麒麟:指墓前的石麒麟。

  摇摇:心事重重的样子。

  东风:即春风。

  羯(jié)鼓:古击乐器,又名“两杖鼓”,音色急促高烈。南北朝时从西域传入,盛行于唐代。此处指敌人的军鼓。

  髑髅(dú lóu):即骷髅,干枯无肉的死人头骨或全身骨骼。

  寸田尺宅:比喻自家身躯。道家称心为心田,心位于胸中方寸之地,故称寸田。尺宅:人的面部是眉目口鼻所在之处,故称尺宅。

  金马:汉未央宫前有铜马,故称金马门。

  铜驼:《晋书·索靖传》:“靖有先识远量,知天下将乱,指洛阳宫门铜驼,叹日:‘会见汝在荆棘中耳!’”后因以铜驼荆棘指变乱后的残破景象。元好问《寄钦止李兄》诗:“铜驼荆棘千年后,金马衣冠一梦中。”连上两句是说,髑髅起作摇头舞,并非痛惜自家身死,而是悲悼国家沦丧。

  《劲草行》赏析

  该诗是一首咏物诗。咏物诗中,所咏之物与人相同之处就是就是诗歌感情所在,该诗以劲草比喻“汉家不降士”,草之刚韧不屈与人之坚贞不屈形成精神上的对应,句句写草,但又处处喻人,在凄凉冷落的景象中歌颂了汉家将士的威武气节,咏物与咏人合而为一,是对当时混乱现实的生动写照。

  《劲草行》通过对秋天霜风中吹不倒的劲草的描写,极力赞美劲草威武不屈,洁身自好,不向苦难、不向权贵折腰,歌颂了具有民族气节的“汉家不降士”的崇高精神。诗中所谓的“权贵”就是元朝的当政者,所谓“佞臣”就是汉奸走狗,所谓“劲草”就是像诗人这样千千万万与元朝当政者势不两立的底层困苦人民。该诗表现出诗人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对“汉家不降士”的崇敬心情。诗尾用“金马铜驼”之典,既是对政治局势的客观判断,又是希望元蒙统治早日结束的主观愿望,感情强烈,意味隽永。

  从诗的内容上看全诗可分为两层。

  前八句为第一层,以咏物为主,描写劲草的自然形貌和风吹不倒的姿态,从草之茂盛写到草的气节,草生长蔓延的处所似乎出自草的有意选择,与王孙公子无缘,也绝对不长在谗佞的坟上;但是草根直下土中百尺,与忠臣之魂相拥相抱。表达了诗人对劲草的喜爱和钦佩,为下文抒情做了铺垫。第八句承上启下,由忠臣之魂写及忠臣的死因,过渡到咏人。

  后半十二句为第二层,描绘汉家不降士为国死节的悲凉气氛,仍以“草"为线索,将士尸骨沉埋于地,战血滋养了劲草,晴时有蝴蝶飞舞,雨时有麒麟悲泣,而草在风中摇摆似乎为将士倾吐愁恨,一闻战鼓声声,将士骷髅也随风起舞。他们死后只占很小的一方土地,唯有金马铜驼在荆棘丛中飞泪如雨。第二层歌颂汉家不降士的气节源于第一层对劲草风骨的描绘,全篇构成一个和谐的整体。

  该诗采用比兴手法,通过对秋天霜风中吹不倒的劲草的描写,歌颂了具有民族气节的“汉家不降士”的崇高精神,表现出诗人强烈的民族意识。诗尾用“金马铜驼”之典,既是对政治局势的客观判断,又是希望元蒙统治早日结束的主观愿望,感情强烈,意味隽永。诗中所选取的诸多意象,如蝴蝶、麒麟、金马铜驼等,均烘染了一种寂寞凄楚的氛围,衬托出汉家将士身后的悲凉,也是对冷漠现实的一种谴责。

  《劲草行》创作背景

  元朝是第一个由少数民族建立的统一王朝,对国内实施严格的种族划分制度,而元初诗人大都是宋金遗民,处于社会底层,他们写了不少反映社会矛盾、民族意识的作品,诗风朴直豪放,其伤时愤世,感慨疮痍之作,描绘了劳动人民的悲惨生活。《劲草行》就是其中之一。

热门推荐
© 2020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