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黄檗禅师 李涉 杨巨源 唐宣宗李忱 武元衡 | 宋代诗人: 刘著 沈蔚 钱公辅 李格非 司马光 | 清代诗人: 张维屏 曾国藩 李毓秀 顾炎武 彭端淑

一枝花·咏喜雨

元朝 张养浩 浏览:

  用尽我为国为民心,祈下些值金值玉雨,数年空盼望,一旦遂沾濡,唤省焦枯,喜万象春如故,恨流民尚在途,留不住都弃业抛家,当不的也离乡背土。

  【梁州】恨不得把野草翻腾做菽粟,澄河沙都变化做金珠。

  直使千门万户家豪富,我也不枉了受天禄。

  眼觑着灾伤教我没是处,只落得雪满头颅。

  【尾声】青天多谢相扶助,赤子从今罢叹吁。

  只愿得三日霖霪不停住,便下当街上似五湖,

  都渰了九衢,犹自洗不尽从前受过的苦。

标签: 忧国忧民   咏物   写雨

  《一枝花·咏喜雨》译文

  为国为民,我鞠躬尽瘁、沥血呕心,

  求来了这一场雨,宝贵得如玉如金。

  老百姓空盼了好几年,

  今天终于把大地滋润。

  干枯的庄稼绿色新。

  春天回来了,使万物欣欣,令我高兴;

  逃荒的百姓,仍颠沛流离,使我遗恨。

  老百姓呆不住了便抛家别业,

  灾民们受不了时才离乡背井。

  我恨不得

  把遍地野草都变成茂密的庄稼,

  让河底沙石都化做澄黄的金珠。

  直到家家户户都生活得富足,

  我也算没有糟踏国家的俸禄。

  眼睁睁看着天灾成害无所助,

  让我只急得白发长满了头颅。

  多谢老天爷的扶持帮助,

  老百姓从此没有哀叹处。

  但愿这大雨一连三天不停住,

  哪怕下得街道成了五大湖、

  大水淹没了所有大路,

  也还洗不尽老百姓这几年受过的苦!

  《一枝花·咏喜雨》注释

  祈雨:古代人们祈求天神或龙王降雨的迷信仪式。值玉值金:形容雨水的珍贵。

  沾濡(zhan ru),浸润,浸湿。

  省:通“醒”。焦枯:指被干旱焦枯的庄稼。

  恨流民尚在途:指雨后旱象初解,但灾民还在外乡流浪逃荒,作者心中引为憾事。

  当不的:挡不住。

  翻腾:这里是变成的意思。菽(shu)粟:豆类和谷类。

  天禄:朝廷给的俸禄(薪水)。

  没是处:束手无策,不知如何是好。

  雪满头颅:愁白了头发。

  赤子:指平民百姓。罢叹叶:再不必为久旰不雨叹息了。

  霖霪(yin):长时间的透雨。

  渰(yan):同“淹”。九衢:街道。

  犹自:依然。

  《一枝花·咏喜雨》赏析

  作者官居高位时直言敢谏、与时不合,便中流涌退、回家隐居。朝廷几次征召,他都不出来。但为了关中百姓大旱之苦,他却高龄出仕。他把自己的钱拿出来救济灾民,夜晚向天祈祷,白天出外赈灾,整日辛劳,有时因念百姓疾苦而痛哭不已,四个月后便病倒去世了。关中一带百姓哀痛如失父母。作者因此受到人民的景仰和赞扬,被历史公认为好官。

  好官为百姓而死,坏官把百姓整死。因此中国人有赞扬好官的传统。但好官确实太少了,而且越来越少。

  人民永远记得为他们而死的好官,但也不会忘记整死无辜百姓的坏官,因为他们还要亲手把其中最坏的钉到历史的耻辱柱上去。

  套曲 〔一枝花〕《咏喜雨》,是他在陕西救灾时所作,比较真 实地反映了灾区人民流离失所的悲惨生活。在元代散曲中这些作品是难能可贵的。

  久旱逢雨的喜悦心情,表现其对农业生产和百姓的关心。感情深挚,语言朴实无华。丰富的想象、大胆的夸张和形象的比喻的运用,为作品增色不少,艺术效果尤为显著。

  《一枝花·咏喜雨》赏析二

  作者赴任后的一场大雨,给关中饥民带来了希望,滋润了久旱的土地,唤醒了焦枯的禾苗,万象更新,大地又充满了生机。这一切,都使作者兴奋不已。曲子起首就写作者沉浸在这种欣喜如狂的巨大喜悦中。但是,这场大雨,虽然减轻了旱魔的威胁,却无法抹去作者心头沉重的阴影。面对这“死者已满路,生者与鬼邻”的流民,对关心人民疾苦的正直官员来说,依然是沉重的精神负担。因此,狂喜之后,作者转入无限的焦虑之中。

  在饥民的痛苦声中,作者不免寄希望于虚幻。曲中说道:“恨不得把野草翻腾做菽粟,澄河沙都变化做金珠。直使千门万户家豪富,我也不枉了受天禄。”这个愿望自然是美好的,但在当时的条件下,这种美好的愿望,只能是幻想。幻想破灭之后,跟着而来的是更大的失望和自谴:“眼觑着灾伤教我没是处,只落得雪满头颅。”想到这里,作者几乎陷入了绝望的深渊。

  尽管如此,久旱逢甘霖,毕竟是可喜的事情。眼望着滂沱而下的大雨,作者的喜悦之情再度升起,在曲子尾声,这种欢悦的情绪达到了极点。他和所有的灾民一样,诚心感谢上天的辅助,几乎达到如痴如醉的程度。降雨,在作者看来是青天有眼,是正义和慈爱的恢复,因此,作者希望大雨能连绵不绝地下下去,以洗清人间的灾苦。然而,人民已受过的苦难,那种亲戚鱼肉,父子相离的生活惨景是永远也抹不掉的。况且大劫之后侥幸活下来的灾民,依然没有摆脱饥饿的威胁。因此,末尾“犹自洗不尽从前受过的苦”一句,看似平淡,实有千钧雷霆之势。它包含了作者无限的悲伤,暴露了当时现实的黑暗。

  曲题为“喜雨”,但在“喜”的同时,处处夹杂着悲愤的哀鸣,这是作品所反映的生活内容决定的。悲和喜这两种根本对立的情绪就在激昂愤慨的基调中统一在一个乐章里。

  《一枝花·咏喜雨》创作背景

  这套曲子作于元文宗天历二年(1329)。张养浩自五十岁起即辞官归隐,先后八年,其间多次拒绝朝廷的征聘,不愿出山。天历二年授陕西行台中丞。时关中连年大旱,饥民相食,乃慨然就道,了无难色。赴任途中,曾祷雨于华山岳祠,痛苦失声,俯地不起。到官四月,“夜则祷于天,昼则出赈饥民,终日无少怠”。《元史·张养浩传》说,“天忽阴翳,一雨二日”,“大雨如注,水三尺才止”。此曲大约作于作者在陕西赈济灾民的过程中。

热门推荐
© 2020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