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黄檗禅师 李涉 杨巨源 唐宣宗李忱 武元衡 | 宋代诗人: 刘著 沈蔚 钱公辅 李格非 司马光 | 清代诗人: 张维屏 曾国藩 李毓秀 顾炎武 彭端淑

昼夜乐·冬

元朝 赵显宏 浏览:

  风送梅花过小桥,飘飘。飘飘地乱舞琼瑶,水面上流将去了。觑绝似落英无消耗,似那人水远山遥,怎不焦?今日明朝,今日明朝,又不见他来到!

  佳人,佳人多命薄!今遭,难逃。难逃他粉悴烟憔,直恁般鱼沉雁杳!谁承望拆散了鸾凤交,空教人梦断魂劳。心痒难揉,心痒难揉。盼不得鸡儿叫。

标签: 季节   思念   冬天

  《昼夜乐·冬》译文

  清风把梅花吹过小桥,飘啊飘,飘啊飘,像在云空里乱舞美玉琼瑶。飘落的梅花随着流水飘走,眼前看不见纵影一去不回没有音讯,就像那远去的心上人隔着水隔着山路途遥遥。怎能不让人心焦?今日明日,明日今朝,总不见他来到。

  美人啊美人,真是薄命。这一回,真难摆脱,难摆却那花容月貌憔悴消瘦。这样音讯全无鱼沉雁杳。活生生拆散了鸾凤的情交,白白地让人魂牵梦绕。心痒痒倍受煎熬,心痒痒备受煎熬,只盼着雄鸡早早啼叫报晓。

  《昼夜乐·冬》注释

  琼瑶:形容雪花白如美玉。

  觑艳:望断,极目望去。落英:落花。消耗:消息,音讯。

  粉悴烟憔:意为懒施粉脂,形容憔悴。

  直恁般:就这样。

  鸾凤交:比喻夫妇、情侣的友谊。

  《昼夜乐·冬》赏析

  这是一支代言体的曲子,主人公是一位思妇。这首曲子开篇写的便是落梅逐水之景,但与诗词比较一下,就会发现它又有着自己的特色。第一句“风送梅花过小桥”中的“风”、“梅花”、“小桥”三者,用“送”字与“过”字联缀起来,无情有意,风韵悠然,笔墨已经够细的了。接着又写梅花在空中的形态——“飘飘”,作者似乎还嫌这两个字不够具体,再以“飘飘地乱舞琼瑶”加以形容,说那随风飘扬的梅花,犹如无数的琼葩瑶华上下飞舞。这还不够,下面再作交代:“水面上流将去了。”说它们经过一番飞舞之后,便纷纷落到水面。流水与小桥相映,这个画面的出现是极自然的。于是人的视线又随之转到逐流远去的梅花:“觑绝时落英无消耗,似才郎水远山遥。”觑绝,犹集中视力,极目望去;消耗,音信的意思。这句话是说,落花随水,极目而望,梅花渐远、渐远……终于杳无音信地消逝了。如此反复细腻地摹写刻画是为了什么呢?原来其目的在于引出一个被比的对象——“似才郎水远山遥”。由此可见,曲中虽然也有以景语开头,但它更多的是具有着“赋”与“比”的特色,语言铺排,喻义显豁。“似才郎”句一面点明景语的内涵,一面又开下文叙事、抒情之门径,网络全篇,可谓一曲之眼。“水远山遥”之后怎样呢?作者且撇开“他”那一方,将笔锋一转,落到思妇自己一方。“怎不焦”,语促情急,惊人视听,令人思索。是的,若是水远山遥,可望待日而归,也无须那么心焦,可是,“今日明朝,又不见他来到”。“今日明朝”,形容时间的更替,一日复一日,永无止境,又加以反复则盼之无期,望之心切,更溢于言表。再退一步说,即使望归不得,而音讯频传,亦无须过于心焦。写到这里,就曲的体制来讲是结束了,但就内容而言尚未能尽意,因此再续一曲。

  幺篇换头说:“佳人,佳人多命薄。”这句话可以说是对封建社会中无数妇女悲剧命运的概括。她以往对此也许仅仅是听过,见过,却不曾亲身经历过。然而,如今自己也逃脱不了这种遭遇。因此,现在再提此言,就有着具体的内容,深切的`感受了。这,只要看看眼前这般模样也就清楚了。粉悴烟憔,意谓鬓云懒理、烟粉慵施,形容憔悴的样子。当年“同床共枕如鸾风”,何曾想到会出现鱼沉雁杳,离鸾有恨,梦断魂劳之日!看今朝,思往事,惜流芳,情更伤。所以下面便止不住地反复呼喊着:“心庠难揉,心痒难揉!”将那种心知无限苦,却又无计除的烦恼和焦急,表现得酣畅淋漓,强烈感人。加之空阁孤灯,瘦影相随,夜长人奈何!“盼不得鸡儿叫”一句,深入浅出、无遮无掩地唱出了这种长夜难耐、悲苦难言的心声。可以设想,若是把它用作词的结句,恐怕未必高明,因为人们主张词的结尾要动荡空灵,迷离含蓄,而忌以实语说破,但作为曲却正显示出它的本色。“本色”也同样是一种特色,有它的表现力,有它的风味。即如“盼不得鸡儿叫”这一结语,从全曲的发展来看,它继“梦断魂劳”、“心痒难揉”之后,再将那漫漫的夜境,孤寂的心境,以及可悲的期盼,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把感情推到了高潮。“人到愁来无会处,不关情处也伤心”。夜迢迢是最难熬,可是熬到鸡儿叫,天儿亮,又怎样呢?正是“捱过今宵,怎过明朝”。所以这种明言直说,不仅给人以强烈的感染力,而且也同样可以包造出浅中有深、优游不竭的艺术魅力。

热门推荐
© 2020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