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黄檗禅师 李涉 杨巨源 唐宣宗李忱 武元衡 | 宋代诗人: 刘著 沈蔚 钱公辅 李格非 司马光 | 清代诗人: 张维屏 曾国藩 李毓秀 顾炎武 彭端淑

《刺杀骑士团长》读后感

作者: 浏览:

  《刺杀骑士团长》是一部关于发现自我的书。下面是小编想跟大家分享的《刺杀骑士团长》读后感,欢迎大家浏览。

  《刺杀骑士团长》读后感1

  这是一个村上春树公司生产线出品的一个典型产品,有可能还是集大成者。在这部小说里,村上春树非常娴熟地运用奇幻、战争、历史、隐喻、影射、白描等手段,讲述了一个“洞穴”和“隐喻通道”的故事。孤独疏离的主人公、特别的女孩、信手拈来的信,当然还有菲茨杰拉德、威士忌和古典音乐等标志性符号。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名36岁,以画肖像为业的画家,在某天妻子提出离婚后深受打击,数月漫无目的数月漫无目的、孤独伤心地流浪在日本东北地区和北海道。后来受到美术大学时期的好友雨田政彦之邀请,因而住进其父雨田具彦的工作室旧宅中。友人父亲雨田具彦是日本十分出名的画家,老画家讨厌尘世喧嚣,过着隐居的创作生活。“我”在工作室旧宅的阁楼中,发现了一幅具彦未曾载录在任何地方的作品《刺杀骑士团长》。这幅画的题目,取自莫札特歌剧《唐·乔凡尼》(Don giovanni)的开头,歌剧中,主角唐璜本欲非礼未婚女性安娜,故身为骑士团长的安娜父亲便出现与唐璜决斗,最终却被唐璜杀死。雨田具彦将这个场景“翻案”为日本飞鸟时代(约6世纪末-8世纪初)的日本画,有别之处更在于画面左方,竟有歌剧中不存在的长脸男从地底探头而出,作为观看这一幕惨剧的见证人。这幅血腥又深含无言意蕴的杰作令“我”的灵魂为之震撼。

  “我”对这幅画十分在意,想追寻画作背后的迷团。而后,“我”又在现实中遇见一位谜样的白发富豪免色涉以及疑似免色私生女的孤僻女孩秋川真理惠,进而又遇到一连串不可思议的事件,例如画中那位被刺杀的骑士团长竟出现在现实世界中,并自称为“伊狄亚”(即idea)。

  进入第二册,谜团一一揭晓,村上重现了雨田具彦、继彦两兄弟的痛苦战争记忆。时钟拨到上世纪30年代,兄长具彦留学维也纳学画期间正值德奥合并,与奥地利恋人共同参加了反法西斯组织,因涉嫌密谋刺杀纳粹高官,不幸被捕,恋人被处以死刑,具彦亦受到残酷拷问。其弟继彦性格老实,本应继续在大学深造、成为前途无量的钢琴家,不料因征兵卷入了南京大屠杀。他接到上级指令用军刀残杀俘虏,这在战时是无法抵抗的命令。战场上砍杀俘虏的一幕使其精神遭受重创,退伍后留下描述当时惨景的遗书决然选择自杀。然而这一切在当时军国主义泛滥的社会背景下,被视为懦弱无能、羞于启齿的事情,遗书被悄悄地烧毁。战争带来的失去兄弟和爱人苦痛促使雨田具彦则将悲愤与那段厚重的历史诉诸于画。此时秋川真理惠失踪了,要求“我”将之杀死,重现画中场景,才可以得知少女的下落。而“我”像雨田继彦遵守长官命令杀害平民一样刺杀了骑士团长。随之是画面左方那位神秘长脸男的出现,他开启了一条隐喻通道,使“我”进入其中接受考验。最终,我通过了“隐喻通道”,少女也平安归家。“我”不仅穿越时空,而且回归现实,与妻子破镜重圆,并生下一女。

  构成这篇超现实奇幻小说的多种元素在作者之前的作品几乎都有踪迹可寻。骑士团长这样一个超现实的人物形象,让人联想起了《寻羊冒险记》里的“羊男”或者《海边的卡夫卡》里的“山德士上校”;冷静且早熟的邱川真理惠。这样的少女形象,又像是《1q84》中的深绘里、《舞!舞!舞!》中的雪。雨田具彦的弟弟,以为擅长弹奏德彪西的钢琴家,则在经历过南京大屠杀之后选择自杀。这又几乎是再现了《奇鸟行状录》中涉及的诺门坎战役的隐喻。

  总而言之,尽管阅读村上春树曾经给我带来过极佳的体验和心理慰藉,可在读完这本《刺杀骑士团长》时,可是却因为过多的相似性,使得最终读完全书内心似乎毫无波动,甚至还能感到些许失望。

  村上一反过往结尾失落的常态,在故事最后给予正面希望,更让小说终止在这一句上:“‘骑士团长真的存在。’我对着身旁熟睡的女儿说道,‘你最好要相信。’”村上在结尾强调“相信”的力量,传递出呼吁年轻人正视历史的信号。(王森)

  《刺杀骑士团长》读后感2

  书本讲述了一个感情失意的画家来到深林孤独过着自由向往的生活,遇到隐退的生意家,感情受挫的人妻,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少女,在寄宿原屋主的骑士团长画的引领下走过了一场似梦非梦的黑暗之旅,最后回到现实会到妻子身边。

  对于结局我还是蛮失望的,没有展开我们关注的战争话题,里面的题材只是一个隐喻,包括南京屠杀的历史事件,作为日本人能够直面确实难得可贵但是只是略带一过,未免有点戏耍读者的成分。

  而故事在现实与非现实的穿梭中,于意念和隐喻中寻找着自由的真正自我。村上了不起的地方是年过60开始写的故事并非完全虚构,带着对世界的个人见解,书中主角坚持为自己而创作而去绘画的精神,几次拒绝经纪人提出的重新绘画的意见。这便是现实中村上坚持创作的精神所在,以及了解村上的读者可以联想他的坚持跑步的岁月。而屋主的一幅画让主角带入梦幻的角色,看见屋主岁月老去即将逝世,这个时候村上是否也看见了自己人生的尽头,思考着孩子对自己的一生有何价值,是否失落,是否渴望,这些是我的读后感受。

  村上在这个年纪写的书或多或少映射着对自己人生走过来的或遗憾或赞美,对女性胸部的喜好,对性爱的热爱,对妻子的爱慕,对孩子的渴望,每一个话题都跟村上息息相关,村上写的最好的是寂寞,也只有这种寂寞与世间喧嚣让我得以暂时疏离,像是紧抱在眼前的温暖,也如身处旷野中的田园,深入骨髓。

  只是对于事物的描写,好像差了一点点睛之笔。

  《刺杀骑士团长》读后感3

  4月底,开始看《刺杀骑士团长》

  上一本书是《当我跑步时,谈些什么?》有十年光景了吧,没有看完,束之高阁。

  十年后,村上春树在我记忆里已然只是个符号,所以听到这部他的回归之作,看看停停,停停看看,我和作者本人一样,都在找久违的东西。

  那到底是什么?被岛国阴冷的四月带到了海边,我坐在即将报废的标致205副驾驶,目睹画家和妻子柚六年婚姻离奇戛然而止…画家后知后觉的悲伤任海风洇湿、发潮,困顿于心。一路上,只有老旧汽车吱吱呀呀,伤风痛骨般地提醒画家,现实不是虚幻…

  日本作家喜欢把情绪隐藏在客观事物之下,一云一海,季节的气味,枯草新芽到有腐烂气息当熟的果实,云雀的啾鸣、黄蜂的尾刺…画家那松节油洗过的双手和每天清晨的画布禅。

  隐居的生活隐去了现实的悲哀,狡黠留下一个未来的谜题。肖像画是画家烙印般的现实存在,却不是他灵魂所期待。藉由妻子柚的消失(世俗意义的离婚对他来说是一种恍如隔世的抽离),画家有冲动找到丢失的自我和灵感。

  一幅日本画被阁楼的猫头鹰暴露,传统绘画工艺和超现实主义的表现有一种巨大的冲击感裹挟画家引出无尽好奇…《唐璜》的对白,莫扎特的歌剧也填充不了画室原主人雨田具彦维也纳三年生活的空白,“骑士团长”到底是谁?又或者只是雨田具彦的想象?

  一位神秘的白发绅士免色涉将画家拉回现实,白色别墅里灯火通明,免色涉的剪影曾经驻足窗边,举杯威士忌的画家与他毗邻而居,在暮色下遥望。他们,终于有了交集,因免色涉的肖像画而起,直到两人一起探秘林间石洞,寻找那夜半铃声。

  二人猜测的“即身佛”并不在石洞中,藉由铃铛来到了画家的画室。漫长的铺垫过滤了潮气渐渐隐退,“骑士团长”从画中显现,或者说神秘力量起初以铃声为媒介,以具象化的骑士团长(一个身高60公分的怪老头)开始了画家和免色涉真正的交易。

  白发绅士免色涉有一个高雅、古典、克制的外表,神秘地犹如欧洲贵族后裔,在白色别墅宽阔的露台上,他的秘密通过一家军用望远镜得以延伸。孤独和与世隔绝是被设计好的,与画家的偶遇也不是巧合,他们被一个13岁的小女孩连接着。

  13岁的秋川真理惠被免色涉安排,走进了白色别墅。免色涉在小女孩儿身上努力搜寻自己的基因继承,两双敏锐、好奇的眼睛像深海之光在彼此闪烁,互相复制,亦同样被石洞吸引。真理惠终于在一个星期五在石洞中留下企鹅线索,消失了。

  画室里留下的四副画像《刺杀骑士团长》、《秋川真理惠肖像》、《丛林石洞》以不可思议的业力形式影响着故事的发展。

  行将就木的雨田具彦在伊豆高原疗养院里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骑士团长神秘再现,它提示画家:要找到真理惠,就必须揭开《刺杀骑士团长》之迷。1938年3月,德国纳粹蚕食了欧洲中部的奥地利,四个月之前的亚洲战场,日本法西斯开始了震惊历史的南京大屠杀。

  雨田家族两个儿子分别卷入了法西斯恶行,雨田具彦在维也纳的学生运动中被盖世太保羁押,奥籍恋人被纳粹杀害;具彦的弟弟被征兵至南京战场,亲历大屠杀,回国后自杀。

  《刺杀骑士团长》中的飞鸟时期武士执剑刺入骑士团长的心脏,而骑士团长隐喻在维也纳学生要暗杀的纳粹军官,同时也隐喻了纳粹恶行,雨田具彦长达数十年的缄默未能平息内心愤怒和战争创伤,只能用激烈、超现实的画作来安抚灵魂。

  伊豆疗养院里,画家用最壮烈的形式,杀了具象化的骑士团长,结束了雨田具彦半生的噩梦。与此同时,由长面人(画中的人物)带领走进了一条无意识通道。

  通道里暗含各种隐喻,没有存在感的黑暗、粘稠质的苍穹、纯粹的水和物理结构上不能通过的风洞,无面摆渡人、12岁死于心脏病的妹妹小径、安娜(画中人物,可能是雨田维也纳恋人)错落有致地出现和闪回。

  在整个过程中,画家的心慢慢鲜活,妹妹小径虽早已去世,他的感情永远留在她12岁那年;他窥探到了雨田具彦的秘密,并在老人弥留之际以安魂使者的方式使其安息;画家也用自己的方式让免色涉接近秋川真理惠(免色涉的女儿),在给予别人救赎的同时,画家自己也救赎了自己:小径终究过去,而对妻子柚他不再是麻木地隔绝感情,他必须面对自己:他还深爱着她。

  通道的另一端连接这那个树林里的石洞,画家从另一个世界走出来,小雨依旧,但又不是往日的雨,世间一切带着应有的样子执着存在于此,虽有此消彼长、因果喟然,但它消逝不了生命不止的活力。

  画家为了救少女走进了地下通道,彼时的真理惠其实是潜伏在免色涉家,她正在经历青春期的“勇气之旅”,因为她发现了免色涉的秘密,那架高倍望远镜下,她的家一览无余。整部书到结束,作者都没有让免色涉和真理惠直面互相的秘密。

  “骑士团长”说:应该在那里的就一定会在那里!真相与否、说与不说,它就在那里!

  《刺杀骑士团长》读后感4

  这本村上春树新出的小说从一开始就知道了,正好群里有人分享,于是就拿来看了。村上春树的作品看的不多,除了《1Q84》和《当我跑步时我谈些什么》还有《挪威的森林》,就不再了解了。其中《挪威的森林》是非常早期看的,在我心中属于认识他的第一本书。然而当时太小,感觉和看韩寒的《三重门》时一样,雁过无痕。

  印象深刻的是《1Q84》,有三部,非常长,我好像至今没看完,但是看的时候还是觉得很想继续看下去的。大概下本就继续看完它吧。说回这本小说。

  我知道有超级多村上春树粉,我一直都不是很能理解。抱着这样的心情去看他的作品,得到的也无非是,大概是他的文笔独一无二吧。可他的文笔,无非也是译文译出来的,不是还有两大译文的簇拥粉么。

  这本小说从情节上来说,也是挺简单的。别看这么长,啰啰嗦嗦一大堆,讲来讲去其实几句话也就能概括了。看很多豆瓣评论说对这部小说很失望,可能是因为自己长大了。我也这么认为,非常没有烟火气,全程飘在天上,和现实差距很大。不过这不就是小说的一种嘛。跟网文爽文也差不多吧。我觉得村上春树最厉害的是能渲染勾勒出一种气氛,他那事无巨细的文笔让你很容易进入主人公的内心世界,从而非常地有代入感。这个才是村上春树的秘密吧。

  至于小说情节嘛,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全程那故弄玄虚的设定,我也并不想去猜测有什么指代。看完一遍就不需要再看了,情节没意义,结局没意义,就这样。最后,连书名也无法理解,骑士团长究竟他妈的是谁?

  《刺杀骑士团长》读后感5

  许久没正儿八经的看中文小说了,以为会很快看完,结果却高估了自己,或许是太久没看村上的书,竟忘了他一贯的写作风格,那是需要读者带着一份相对平和的心境,才能随着他的笔调进入另一个似现实又非现实的世界。阅读的过程会好奇,会疑惑,会纳闷,会不可思议,却独独不会有大起大伏的波动。

  合上书的那一刻,忍不住感慨,这本书简直就是村上春树的集大成之作呀,但凡我们近年看过的《1Q84》也好,早些年的《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等等,所有带着村上印记的元素在这本书里都能看得到,比如免色这个看似完美无缺的男人,却隐隐中还是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缺失;比如十三岁的谜一样的少女,比如无缘无故出现在石室里的铃,比如借骑士团长形体化的理念(idea)……

  而写作手法更是一如既往的“村上式”,手中的笔有点不受控地紧随着极度活跃的思维,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似乎每一个思维点都能延伸出许多条不得不解释的线,而读者也不由自主的被拖着读,时而当下,时而回忆,时而现实,时而虚幻……

  我以为村上先生是调皮的,他总是故意将项链剪断,让一颗颗珍珠散落在全书的各个角落,非得让读者耐心专注的看完,捡回所有的珍珠再重新串成项链,才能明白作者的深意,而这或许便是村上先生作品的魅力所在吧。

  所以,这厚厚的两大本共768页的小说到底想分享我们一个什么样的经历呢?简言之,可如下图所现:

  诚然小说的主线不过是作为主人公的“我”,以画肖像画谋生,年届三十六岁之时,某天早上,被结婚六年的妻子突然告知,“不能在一起生活了”。猝不及防的我简要询问几句未果,也就看似坦然的接受了婚姻的结束。一个人开车在外流浪了一个多月后,搬进了朋友父亲在小田原郊外山间的旧居兼画室,半替友看房,半暂住避世。这短暂不过半年的山居生活中,因着好友父亲雨田具彦一幅不曾面世的画作《刺杀骑士团长》而引起的一系列现实与虚幻交替出现的事件,环环相扣……逼着“我”不得不正视少年时期因妹妹死亡而至的创伤后遗症。

  是的,这本书我读到的最大感受便是创伤与救赎。而书里的每个人在面对各自的受创时,反应不一,结果更是迥异。

  雨田继彦,我好友的叔父,面对战争的创伤后遗症,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他当时二十岁,彼时东京音乐学校的在校生,按理在毕业前是免除兵役的,却阴差阳错被征兵派去中国参加南京攻城战(南京大屠杀),退伍返校后不久,因无法承受战争期间的血腥与无人性带来的沉重心灵创伤,神经分崩离析,最终在阁楼用剃刀割腕自杀。

  雨田具彦,我好友的父亲,也是我此刻居住的山间旧居主人,经历维也纳暗杀未遂事件的创伤,以及弟弟雨田继彦的自杀悲痛,内心伤痕累累,选择了沉默以对,将满腔的愤怒和哀伤,以及无法对抗世界巨大潮流的无力感、绝望感和自己独自存活的内疚感,全化为笔下的安魂画《刺杀骑士团长》。

  所谓安魂画,便是为了安顿灵魂,医治创伤的作品,而这幅作品画完就一直被深藏在阁楼上,不为人所知。雨田具彦在92岁高龄后,处于基本分不清“歌剧和平底锅有何区别的状态”,住进伊豆高原的护理机构,俨然成为“生物学上(也是社会学上)没有也无妨的存在”。

  而我,作为小说的主人公,从头到尾一直若隐若现着我对妹妹的回忆与思念。

  妹妹小径,小我三岁,天生心脏瓣膜有问题,是路易斯·卡罗尔《爱丽丝漫游奇境》的狂热粉丝。在一次富士山风洞游玩途中,发现一个类似兔子洞的狭小风洞,不听劝告要钻进去,及至很长时间后才又钻出来,直接把我给吓坏了。这件事之后两年,妹妹死了,当时她十二岁,我十五岁。

  我一直无法释怀妹妹的死亡,一度怀疑当时从富士山风洞出来时妹妹便已不在了……而我也因此有了极度幽闭恐惧症,虽然是在妹妹去世三年后才表面化。大抵是因为亲眼目睹妹妹被塞入狭小的棺木,被封盖锁牢送去火葬炉的场景后,自此不敢进入狭小封闭的场所,连电梯都不敢坐。

  这是我因妹妹死亡的创伤反应在身体上的表现,是看得见的,但此外还有看不见的更深层次的精神创伤:我三十岁遇见妻子柚,便让我想起死去的妹妹,“不是因为具体脸型相像,而是因为其表情的变化、尤其眼睛的转动和光闪给我的印象近乎神奇地像得一模一样”。这让人忍不住怀疑我爱上妻子的真正原因,似乎也能证明着何以妻子的父亲初次见面就不喜欢我,甚至预言“久长不了哟!顶多四五年吧”,这三言两语连同不快的回响一直留在我的耳底,或作为某种诅咒影响到后来的后来。

  与妻子离婚后,因着免色的缘故,我为秋川真理惠画肖像画,这个沉默寡言的小个头十三岁少女,同样让我想到了妹妹:相似的韵味,年龄也大体和妹妹死时年龄一样。乃至于在小说发展的后半段,我会为了“拯救”真理惠,而听从化形为骑士团长的理念(idea)之语,重现画作《刺杀骑士团长》那一幕,用一把厨刀刺杀了骑士团长(理念的化形),将画里不协调的元素“长面人”拽到这个世界,并借由长面人进入寻找自我的隐喻通道,最终直面自己内心深处的创伤与黑暗…...

  重回现实世界后的我,意识到和妻子之间的问题,也许在于我下意识地希求柚来替代死去的妹妹。我下决心要和妻子柚好好的深谈一次。

  小说的结尾,我和妻子“破镜重圆”,创伤得到了救赎,因画作《刺杀骑士团长》而打开的环也终被闭合上了。

  只不过作为读者来讲,未免觉得还是有点戛然而止的突兀,尚有不少遗落的珍珠并未找到呢,比如对于妻子柚的“离奇受孕”,比如“无面人”的身份以及那不曾画出来的画像……

  或许便是这样了吧,小说本不必太较真,一如生活。虚实之间,假作真时真亦假。

  所有人都是永未完成的存在。对于有形之物,时间是伟大的。时间不会总有,但只要有,就会卓有成效。

热门推荐
© 2020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