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黄檗禅师 李涉 杨巨源 唐宣宗李忱 武元衡 | 宋代诗人: 刘著 沈蔚 钱公辅 李格非 司马光 | 清代诗人: 张维屏 曾国藩 李毓秀 顾炎武 彭端淑

醉落魄·正月二十日张园赏海棠作

宋朝 管鉴 浏览:

  春阴漠漠。海棠花底东风恶。人情不似春情薄。守定花枝,不放花零落。

  绿尊细细供春酌。酒醒无奈愁如昨。殷勤待与东风约。莫苦吹花,何似吹愁却。

标签: 咏物   婉约   场景   植物   写花   饮酒   海棠

  《醉落魄·正月二十日张园赏海棠作》注释

  漠漠:弥漫的样子。唐韩愈诗:“漠漠轻阴晚自开。”

  绿尊:酒尊。

  《醉落魄·正月二十日张园赏海棠作》赏析

  “春阴漠漠,海棠花底东风恶。”“漠漠”,是寂静无声之意;“恶”,在这里是“猛烈”之意,是由“狠、厉害”的意思引申而来,此义至今在某些地区的方言中还保留着(如鲁西南和豫东)。首二句说,春天的时光万籁俱寂,但从海棠花穿过的东风却吹得强劲猛烈。标题中说“赏海棠作”,却不写海棠花的艳丽,而突出了“东风恶”。写春风、春光一般是喜悦、温暖、吹拂、和煦,纵使风大天寒,也不过用“料峭”之类的词来形容。词人别出心裁,一方面是“写实”,另一方面,也只有这样写,才与下文协调。

  “人情不似春情薄”一句,紧承“东风恶”,意思是说,人对花是有情的,春天、春风对花是薄情的,因此“东风”对花猛吹乃至摧残。正因为人有情春薄情,所以“人”或者就是作者自己,才“守定花枝,不放花零落”。上片不写海棠花如何美丽娇艳,侧重写人对花的态度,对海棠的爱怜和保护,反衬海棠花的艳丽,是脱俗之笔。

  过片之后,写以酒浇愁,虽然忧愁无法排解,但酒醉酒醒不忘海棠花,进一步说明了它在词人心目中的地位,使全词主旨更为鲜明。

  “绿尊细细供春酌,酒醒无奈愁如昨。”词人没有说是因为什么发愁,酒只能暂时麻醉神经,却不能从根本上排解忧愁,酒醒后“愁如昨”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古来写“酒”与“愁”的诗词很多,如柳永有“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饮还无味”(《凤栖梧》),又有“黯然情绪,未饮先如醉,愁无际”(《诉衷情近》)。意境与该词相近,这说明管鉴在某些方面受过他以前的一些词人的影响。

  但“殷勤”以下三句,则属作者创新。“殷勤待与东风约”一句,与上片“海棠”句相呼应,他要与那吹得迅猛异常的“东风”“约定”,“规劝”它:“莫苦吹花,何以吹愁却?”前句说,你不要苦苦地去吹那海棠花了;后句说,你用什么办法把我的“愁”吹跑呢?这里的写法颇为微妙,一是把“东风”人格化了,一是把作者的感情完全融合在客观事物中。把内心活动包含于客观景物之中,在我国古典诗词中历来有之,所谓“神与诗者妙合无垠”(《夕堂永日绪论》),自然和谐而恰到好处,这首词便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醉落魄·正月二十日张园赏海棠作》赏析二

  管鑑《 养拙堂词》里另有一首《虞美人》,序中说 :“与客赏海棠,忆去岁临川所赋,怅然有远宦之叹。”“这首《醉落魄》就是“去岁临川所赋”的。管鑑原来是龙泉(今浙江省某县名)人,靠父亲的功绩被荫授为提举江南西路常平茶盐司干办官,任所在抚州 ,于是移家临川(郡名 ,治所在今江西省抚州市西 )。根据这些材料,我们可以估计这首词中“酒醒无奈愁如昨 ”的“愁”,除了因落花而产生的伤春情绪以外,还应当包括离乡“远宦”之愁。

  从词篇描写,作者的远宦之愁,是由赏海棠未能尽兴而引起的,究其未能尽兴的原因,则是由于阴雨连绵的天气、狂风怒吼的巨风。海棠花开得早,败得也早 。所以刚是“ 正月二十日”便遭受到零落的厄运。 这不能不勾起词人的惜花之情。《古今词论》引张砥中的话说:“凡词前后两结最为紧要 。前结如奔马收缰,须勒得住 ,尚存后面地步 ,有住而不住之势。后结如众流归海,要收得尽,回环通首源流,有尽而不尽之意。”这首词写的是“张园赏海棠”,但开头两句一方面是从大的范围讲“ 春阴漠漠”,另一方面是从眼前的注意中心讲“ 海棠花底东风恶”,于是在“人情”(要赏花)与“春情”(催花落)之间自然形成了矛盾。如何解决这个矛盾呢?作者别出心裁地吟出“守定花枝,不放花零落”两句。这个前结,构思新巧,想象奇特 ,在炼意铸句上已略胜别人一筹。并且细细领略词意,则赏海棠的初衷,惜花落的情绪,诅咒“春情 ”的心境,全都包含在这两句九个字中,不仅内涵丰富,而且作为“赏海棠作”的一篇小词似乎已全部说尽了,这就是它“勒得住”的地方。可是,“守定花枝”到底能起什么作用呢?人“不放”花零落 ,花就真的不零落吗 ?在下半片里,作者说他们“ 绿尊细细供春酌”,乃是死下心来,要“守”到底了。然而,“酒醒无奈愁如昨” !愁也没有减,风也在继续“ 苦吹花”。由此观之,那么上半片的“勒得住”实在是没有留得住,而是“ 尚存后面地步”的。

  “守定”之法告败 ,看来一段公案该了结了 。谁料“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作者那里另有高招 :“殷勤待与东风约 :莫苦吹花,何吹愁却。”这简直是在异想天开地希望换个东西给风吹!如果是这样,愁情被吹尽了,艳丽的海棠花依旧常开,人情花意哪里还有比这更美好的思想境界呢?这个后结 ,想象之奇,情绪之真,造语之痴,更在前结之上。作为一首小词,作者连生两段痴想,惜花与写愁的目的都已达到。所以这个后结 ,算得上是“众流归海”,算得上是“收得尽 ”。只是,谁也看得出来 :“与东风约”是办不到的 ,“莫苦吹花”和“吹愁却”也是不可能的。因此当读毕掩卷的时候,人们想到的仍是作者更深重的苦闷,这又是这个后结“有尽而不尽之意”的证明。

  最后,这首词在炼字、选词方面,也很有一此值得借鉴的地方。比如,第二句说 :“海棠花底东风恶”。

  论理只要“风恶”,就不仅仅是“恶”在“花底”。一方面作者这么写,由于强调了“ 花底”,当然也就带过了花上,其结果是加深了花受东风袭击的程度;另一方面,用上“ 花底”,还可以暗示人在花下,因而又有惜花情绪的寄托。再如,“定”与“ 往”同为去声,依词律可以互换。可是词中却偏说“守定花枝”,这是要更加突出死守不放的意思。还有,“ 绿尊细细供春酌”,其中的“细细”二字可当“守定花枝,不放花零落”的注脚看:因为这里的“细细”不只是一般的品酒,而是要借细勘慢饮,来从容地守定将落的海棠而已。此外,如“莫苦吹花”的“苦”,“何似吹愁却”的“却”都是极其平常的字,但用在作者的笔下,却能表达出十分准确而又十分丰富的内容来。

热门推荐
© 2020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