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黄檗禅师 李涉 杨巨源 唐宣宗李忱 武元衡 | 宋代诗人: 刘著 沈蔚 钱公辅 李格非 司马光 | 清代诗人: 张维屏 曾国藩 李毓秀 顾炎武 彭端淑

极相思·题陈藏一水月梅扇

宋朝 吴文英 浏览:

  玉纤风透秋痕。凉与素怀分。乘鸾归后,生绡净翦,一片冰云。

  心事孤山春梦在,到思量、犹断诗魂。水清月冷,香消影瘦,人立黄昏。

标签: 咏物

  《极相思·题陈藏一水月梅扇》评解

  这首词的上片写女主人及其扇的特点。下片写扇上的夫月梅图画。本词是咏女主人的扇,但女主人是谁?杨铁夫《吴梦窗词笺释》认为是去姬,他说:“图扇必去姬所遗物,为陈藏一所绘者。”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认为图词“为道女题扇而作”。吴文英词中是有为道女题扇之作的,如《朝中措·题阑室道女扇》。从本词内容来看,这是题陈藏一所藏或所绘的道女扇的一首词。

  这首词的主旨是题扇,主要是歌咏扇上的“夫月梅”图画。全词在描写扇的主人、扇的质料以及扇的图画时,都强调了它的清白、纯洁的特点。陈廷焯《白雨斋词话》说:“梦窗精于造句,超逸处,则仙骨珊珊,洗脱凡艳。”这首词正是具备这种超逸风格,词中夫月梅品的清高,扇子的女主人也仙骨珊珊,物与人都洗脱了凡艳。

  《极相思·题陈藏一水月梅扇》赏析

  《极相思》,《墨客挥犀录》说:“宋仁宗时,皇族中太尉夫人诉其夫惑于婢妾,帝怒,流婢千里,夫人亦得罪居瑶华宫,大尉罚俸不得朝。经岁,方春暮,夫人为词曲,名《极相思》或加令字。”双调,四十九字,上下片各五句,全词共十句,上片三平韵,下片两平韵。

  “陈藏一”,即陈郁,字仲文,号藏一。梦窗词友,梦窗集中另有《玉京谣·陈仲文自号藏一制此以赠》及《蕙兰芳引·赋藏一家吴郡王画兰》两词。陈郁在理宗时充缉熙殿应制,又充东宫讲堂掌书,有《藏一话谀》四卷。据《宋史·外戚传》:“吴益,字叔谦;盖,字叔平,俱宪圣皇后弟也。以恩补官,帝与后皆喜翰墨,故益、盖兄弟亦有至名。益封太宁郡王,盖封新宁郡王。”《画史会要》“吴启,太宁郡王益之子,世称吴七郡王。性寡,嗜好日临古帖以自娱,字画类米芾,以词翰被遇孝宗。”

  这是一首咏女子扇子的词,但扇主是谁,众说纷坛。杨铁夫《笺释》认为:“此扇必去姬所遗物,为陈藏一所绘者。”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说:“为道女题扇而作。”从词的内容看,这是一首题陈郁所绘或所藏的道女用扇的词。

  “玉纤”两句,写扇的女主人。“玉纤”,指洁白而细柔的手指。“秋痕”,即指留在扇上的玉手香痕。“素怀”,指女子纯洁的胸怀。此言扇上的香痕是女主人洁白的玉手用过后遗留下的印迹;扇上的凉风来自女主人纯洁的胸怀。“乘鸾”三句,描述扇子的本质。“鸾”,传说中凤凰一类的鸟。俞陛云据此认为扇的女主人是道女,所谓仙风道骨,乘鸾而归,即指道女形象。“生绡”,指生丝织成的薄绸。此言道女用生丝薄绸干净利索地剪裁成扇面,制成了这把扇子,使扇子的质地显得冰雪纯洁。上片写女主人及其扇的特点:纯洁、洁白。

  “心事”两句,述扇中梅花画。“孤山”,为北宋林和靖先生隐居处,这里用此典故既是形容梅花图,又是以“诗魂”暗指林逋(和靖),也喻自身。“春梦”、“思量”等语,含蓄地表明词人与扇的女主人之间曾有过一段微妙的感情上的联系。因此,杨氏《笺释》说:“睹物思人”,“真有不堪回首之意”。此言见到扇上的梅花图,不由激起心中对往事的美好回忆。相思之极,打断了词人填这首词的思路。“水清”三句,直是林逋“疏影横斜水清线,暗香浮动月黄昏”诗句的翻版,扣题中“水月梅”三字。以“水清”,写水;“月冷”,述月;以“香消”影瘦,人立黄昏的拟人手法描绘梅枝在水月中的倒影,突出了水、月、梅清白、纯洁的特色。此言图中的梅枝在冷月的照映下倒映在清冽的水面上,好像一位黄昏独立水边的佳人瘦影。下片重在描绘扇中图画。

热门推荐
© 2020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