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黄檗禅师 李涉 杨巨源 唐宣宗李忱 武元衡 | 宋代诗人: 刘著 沈蔚 钱公辅 李格非 司马光 | 清代诗人: 张维屏 曾国藩 李毓秀 顾炎武 彭端淑

哭曼卿

宋朝 苏舜钦 浏览:

  去年春雨开百花,与君相会欢无涯。

  高歌长吟插花醉,醉倒不去眠君家。

  今年恸哭来致奠,忍欲出送攀魂车。

  春辉照眼一如昨,花已破颣兰生芽。

  唯君颜色不复见,精魂飘忽随朝霞。

  归来悲痛不能食,壁上遗墨如栖鸦。

  呜呼死生遂相隔,使我双泪风中斜。

标签: 追忆   友谊   感慨

  《哭曼卿》译文

  去年春风中百花盛开,和你相会欢乐无涯。

  你高声歌唱长吟诗篇,插花酣饮何其豪雅!我畅饮美酒喝得沉醉,不离去随意在你家住下。

  谁知道今年竟然痛哭着为祭奠你来到了你家,怎能忍心送出那牵攀我心魂载着你长别的车马。

  春日耀眼的光辉一如往昔,花已破蕾兰草长出了嫩芽。

  只是再也看不见你亲切面容的光华,你飘忽的精神魂魄,悠悠远去跟随着朝霞。

  归来后我心中满是悲伤,什么饮食也吞咽不下,见墙壁上你遗留的墨迹,如同栖息着的点点乌鸦。

  哀痛啊!就此同你生死永隔,使我伤心泪水在斜风中不断落下。

  《哭曼卿》注释

  曼卿:作者友人诗人石延年,字曼卿,宋城(今河南商丘)人。累举进士不第,以武臣叙迁得官,官至太子中允、秘阁校理。

  无涯:无尽。

  恸(tòng)哭:痛哭。奠:设酒食以祭。

  忍:怎忍,不忍。攀魂车:指牵攀自己灵魂的友人灵车。

  春辉:春日阳光。

  破颣(lèi):犹破蕾。颣,丝上的结,比喻花蕾。一本作“破蕾”。

  精魂:精神魂魄。

  呜呼:叹词,此处表悲痛。

  《哭曼卿》赏析

  石延年多才多艺,性格洒脱幽默,他的诗歌和书法在当时享有很高的声誉,但不幸只活了四十七岁。石延年的早死,对他的好友来说是晴天霹雳;唯其突然,更加重了作者的悲痛感。这首挽诗正是抓住了“突然”这一点来着笔。

  诗人采用了对照的手法:以一年前的春天与石延年欢会的场景与一年后的春天为他送葬的场面互衬,突出了他的去世非常出人意料,从而突出诗人的悲痛欲绝的心情。头四句写一年前的春天与石延年相会,细雨绵绵,百花盛开,其“欢无涯”。诗人写了两个具有喜剧性的事件:插花与醉倒。插花时“高歌长吟”醉倒后“眠君家”。既写出了欢乐,更表现了二人的亲密无间。紧接着,以“今年恸哭来致奠”承接上文,使气氛陡然一变,增强了事变的突发感。“恸哭”表明悲哀之至;“忍”实际上是不忍、强忍。以下几句写送葬的悲伤。“春晖”句与前文“春雨”、 “百花”相照应:百花盛开,春光依旧,但故人不可复见。“花已破蕾”句则与“插花”相呼应;一年前的春天插的花已经破蕾发芽了,可是插花的主人已经离花而去,“颜色不复见”了。但是在诗人的心中,他并没有死,“精魄飘忽随朝霞”,他的灵魂已化作美丽的朝霞。表现了诗人对亡友的眷眷深清。

  最后四句写诗人送葬归来后,目睹亡友遗物,再次勾起的内心波澜,是全诗抒情高潮。诗人送葬归来后,因悲痛而不能进食,挂在壁上的亡友遗墨更激化了悲哀之情。石延年善书,宋人评论他的书法“气象方严遒劲,极可宝爱,真颜筋柳骨。”(《诗人玉屑》卷十七)在这里诗人用“栖鸦”来形容他的遗作,点出了石延年书法的神韵和骨力,也巧妙地暗示睹物思人、黯然神伤的感情。这一切使诗人发出了无穷悲叹:死生之隔,竟如此不可逾越;遗墨在即,而音容难再现了。于是极度悲痛的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此诗真挚奔放,构思精巧,是一首很感人的挽诗。

  《哭曼卿》创作背景

  石延年与苏舜钦为诗友,过从甚密,友谊颇深。庆历元年(1041)二月,石延年卒于京师,苏舜钦写下了这首挽诗。

热门推荐
© 2020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