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黄檗禅师 李涉 杨巨源 唐宣宗李忱 武元衡 | 宋代诗人: 刘著 沈蔚 钱公辅 李格非 司马光 | 清代诗人: 张维屏 曾国藩 李毓秀 顾炎武 彭端淑

和江丞北戍琅邪城

南北朝 谢朓 浏览:

  春城丽白日,阿阁跨层楼。

  苍江忽渺渺,驱马复悠悠。

  京洛多尘雾,淮济未安流。

  岂不思抚剑,惜哉无轻舟。

  夫君良自勉,岁暮勿淹留。

标签: 和诗   惆怅   劝勉

  《和江丞北戍琅邪城》译文

  春日的建康景色明媚,那檐宇屈曲翘起的楼阁好像与那几层高楼比试高低。

  东流江水一片悠远苍茫,驱马漫踏岸旁,心中忧思难收。

  京都建康中权贵争权夺利一片昏暗,北部边境淮水、济水一带战事不息。

  国家多难,我岂不想脱离这多纷争的京城,赴边杀敌;只可惜没有实现志愿的途径啊!

  属于我们的时代即将过去,勉励自己,不要再贻误良机。

  《和江丞北戍琅邪城》译文二

  春天的琊邪城阳光灿烂,亭阁挨着高楼。

  刚看过长江浩荡苍茫,在马上又忧思起伏。

  京城充满争权夺势的险恶,边境又战事不断。

  怎能不想挥剑驰骋疆场?可惜没有这样的途径。

  你知道守卫边境责任重大,不要延误报效国家的大好时机啊!

  《和江丞北戍琅邪城》注释

  江丞(chéng):即江孝嗣。丞,官名,是正职官的辅佐。

  琅邪城:在今山东胶南县西北。

  丽:光华,照耀。

  阿阁:檐宇屈曲翻起的楼阁。

  层楼:指多层高楼。

  苍江:苍茫的大江。

  忽:迅速。

  渺渺(miǎo):悠远,水远流的样子。

  悠悠:忧思的样子。

  京洛:京都洛阳,此指建康(今南京)。

  尘雾:指细微之物,此处暗示朝廷乌烟瘴气。

  淮:淮水。

  济:济水,当时是南齐的东北边境。

  安流:平静地自流。此指边境不安静。

  思抚剑:意谓想拿起武器去杀敌,为国立功。

  轻舟:轻快行船,此指诗人实现志向的途径,职权。

  夫君:称江孝嗣。

  良:很好地。

  岁暮:年岁迟暮。

  淹(yān)留:迟疑。

  《和江丞北戍琅邪城》简析

  《和江丞北戍琅邪城》是南朝齐诗人谢朓创作的五言诗。这首诗首联写女主公在丽日明媚的春城中,登阁跨楼,远望从戎的亲人。二联写女主人公高楼远望,只看到苍茫江水渺渺远去,想象中自己的亲人越去越远了。三联写京城洛阳尘雾迷漫,喻指政治昏暗。四联写女主人公对在远方的丈夫的思。末联写女主人公无奈之下只好对亲人发出衷心的祝愿。这首诗诗句清新流利,内容层层推进,委宛曲折。

  《和江丞北戍琅邪城》赏析

  这是一首和诗。江孝嗣的诗是从戍城士卒的角度写他们苦于羁旅、顾念家中亲人的郁闷愁怀,反映了人民厌恶战争的情绪。谢眺这首和诗则转换了角度,他是以戍城士卒的家中妻子的口吻,写她们对亲人的思念和祝愿。

  诗人从自己由建康跨马出郊春游写起。“春城丽白日,阿阁跨层楼”二句,“丽”、“跨”二字为点睛之笔。首句如只是“春城”、“白日”二语,虽是写景,但总显得孤零无依,而且见不出其鲜明生动。春城也可能是风雨如晦;白日也可能是烈炎可畏。着一“丽”字,春城便明媚景象全出,而白日则更显得光彩绚烂可掬。“阿阁”,指檐宇屈曲翘起的楼阁。“层楼”,指多层高楼。中间着一“跨”字,便把两者写活,似觉阿阁与层楼彼此互欲超越而在争胜斗奇,景色既壮观,又活跃。这两句写静景,静中见动。

  接下来“苍江忽渺渺,驱马复悠悠”二句写城外动景。建康位于长江东南岸,诗人跨马出城,走近江边,面对滚滚东流的苍茫江水,顿觉心潮起伏,忧思难收。“忽”,形容水流之急。“悠悠”,忧思的样子。急速东流的江水,既苍茫复渺渺,景色一片迷惘。实为下句写诗人马上忧思作陪衬,含蓄而具体地展现了诗人忧思之深沉而无限。至此,读者自然会问:诗人的忧思自何而来?又何来之多?

  下面二句作答:一是“京洛多尘雾”,一是“淮济未安流”。洛阳为古代名都,此处借“京洛”指当时京都建康。这里的“尘雾”,并非实指空间的灰尘和雾气,而是暗指朝廷统治集团内部为争夺对皇权的控制所进行的殊死搏斗。古代一般以在朝廷做官为荣。江孝嗣苦于边境的戍守生涯,自然也羡慕朝官。诗人对此提出劝告道:建康虽是“春城丽白日,阿阁跨层楼”,看上去煞是美丽,其实乃是“尘雾”极多。处身其间不但宏图难展,而且吉凶不卜。“淮”水和“济”水,都在当时南朝的北部边境。江孝嗣戍守所在,正临近济水。“淮济”流水“未安”,实喻边境战事不息。边境来安,正是有志之士杀敌安边,报国立功的天赐良机。诗人自知自己位卑言微,无能廓清京洛尘雾,但有志于边境淮济的“安流”事业。

  故紧接下来,笔锋顺势一转,抒写自己的抱负:“岂不思抚剑,惜哉无轻舟。”这二句是化自曹植《杂诗》其五:“江介多悲风,淮泗驰急流。愿欲一轻济,惜哉无方舟”诗句。“轻舟”,指途径。这两句意思是说:当前国家多难,我岂不想脱离这“多尘雾”的京城,仗剑奔赴边境以杀敌立功报国啊!可惜我没有实现我志愿的途径啊!听来是诗人自抒怀抱,自叹报国无门,其实它的潜台词是说:你江丞嗣戍守边关,正驰骋疆场大显神手,杀敌立功报效祖国。如果我谢朓处在你江孝嗣的地位,我不但不会像你那样愁苦无状,而且会喜不自胜,不遗余力地去实现我的大志呢。

  末二句笔意再转,直点江孝嗣。前面,诗人用了很大气力写了春城、楼阁、江流、忧思、尘雾、淮济,实际上就是为了说出“夫君良自勉,岁暮勿淹留”这二句,意思是:我们的英雄时代即将过去,不要延误良机。

  全诗十句,二句一个层次。由写景起,到以景抒情,到议论时政,到言志,最后劝勉。层层推进,委宛曲折,由隐而显。劝勉为一篇主旨。

  《和江丞北戍琅邪城》创作背景

  谢朓的同僚江孝嗣带兵驻守在北方的琅邪城,因苦于驻地生活,思念故乡亲人,写了一首《北戍琅邪城》诗赠谢朓。于是谢眺写了这首诗来和江孝嗣。

热门推荐
© 2020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