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黄檗禅师 李涉 杨巨源 唐宣宗李忱 武元衡 | 宋代诗人: 刘著 沈蔚 钱公辅 李格非 司马光 | 清代诗人: 张维屏 曾国藩 李毓秀 顾炎武 彭端淑

画堂春·东风吹柳日初长

宋朝 秦观 浏览:

  东风吹柳日初长,雨余芳草斜阳。杏花零落燕泥香,睡损红妆。

  宝篆烟消龙凤,画屏云锁潇湘。夜寒微透薄罗裳,无限思量。

标签: 婉约   写景   女子   思念

  《画堂春·东风吹柳日初长》译文

  东风吹柳的烂漫时节,白昼逐渐加长,外面刚刚下完小雨,芳草在斜阳下闪着流光。杏花被东风吹散,四处飘荡,掉在屋梁的燕巢上,燕巢也芳香。年轻女子躺罗帐,醒来发现坏了红妆。

  龙凤形状的篆香已经燃尽,而竖立在一边的画屏,上面绘着一幅《云锁潇湘图》。夜深寒气袭人,无法入梦乡,只有无限思量。

  《画堂春·东风吹柳日初长》注释

  日初长:白昼开始长了。

  雨余:雨后。

  睡损:睡坏。 红妆,指妇女的盛妆,以色尚红,故称红妆。

  宝篆:有版本记作“香篆”:篆香,盘成篆字形状的香。古代盘香,有做成龙凤形的,点燃后,烟篆四散,龙凤形也逐渐消失。故云。也有解释称此处指绣有龙风图案的床帐。

  潇湘:湖南潇水、湘水一带的风景。萦绕,毛本作“云锁”。

  《画堂春·东风吹柳日初长》鉴赏

  《画堂春·东风吹柳日初长》是北宋词人秦观的词作品,这是一首抒写春闺思远的词。上片写暮春景色,下片写离人愁思。词中用东风衬托 “柳”,见其婀娜多姿;用雨余、斜阳衬托“草”,见其嫩绿鲜美。而杏花糁径,燕啄香泥,屏画潇湘,白云深锁,寒夜失眠,更引起闺中人的无限思量。词中女主人公生活规律颠倒,白天稳睡红窗,夜里则枕畔难安,生动体现了女子的春情难耐。全词以景衬人,宛转细腻地抒写了闺中人的绵绵情思。

  词一开始“东风”二句,为春睡渲染气氛,写东风吹拂柳条,春日渐长,雨后斜阳映照芳草,正是人困春睡时光。接着“杏花”两句,枝头的杏花零落入泥,燕子衔沾花的泥土筑巢,犹自散发着微微的香气。由景而人,美人面对花落春去之景,青春难再,自然无心红妆,不得不陷于春困矣。这两句与李清照“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句颇有相似之处,但写得更为隽永。

  词的下片写女子枕畔难眠所见到的景象。“宝篆”二句写她长时间失眠,直到篆香销尽,不眠的原因,是因所思念的人在潇湘所致。词的歇拍“夜寒”二句,具体描写夜深寒气袭人,女子无法再进入甜蜜的梦乡,只有思前想后,辗转反侧。春天是使人热情奔放的季节,春夜更是最让痴情男女激动的时光。苏轼的《春夜》诗写道: “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歌管楼台声细细,秋千院宇夜沉沉。”如此黄金时刻,正值韶华的女子却只能独守空房,当然免不了辗转不寐;而一夜间堆积的困倦,只能挪到白天来补足,昼眠是迫不得已的。

  这首词最精致的就是前三句的景色描写,很多评论者都给予极高评价,沈际飞、王国维都认为秦观的句子脱胎于温庭筠、曾靓等人的词,但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秦观这几句实际上是把前人诗词中的相似意境加以综合,从而营造出更为丰富的意境。温庭筠的“雨后却斜阳,杏花零落香”写杏花落入泥土,使泥土也沾染了香气,而曾靓的“为怜流去落红香,唧将归画梁”则写燕子不忍心落花委于泥土,特意将它们衔起来黏在自己的巢上。秦观的词综合了温、曾两人词中的意境,把落花堕泥、燕子衔泥两个层次的场景合并到一起,却又处理得天衣无缝,甚至比他所依据的蓝本更简洁、更有表现力。

  全面分析作品的结构还可以看出,词的上下两阕各有侧重:上阕主要写景,下阕情景兼备;上阕写的是白天,主要写室外的春色,下阕则写夜晚,主要写室内的陈设;最后两句以描绘情感作结,点明词作的主旨,有画龙点睛的功效。有的评论者认为这首词上下两个结句过于写实,有“气薄语纤”的毛病。其实也不然,如果没有最后的结句对情感的深沉描绘,则前面的写景将没有多少意义。晚唐词人温庭筠的词作色彩绚丽,耀人眼目,却不免靡丽空薄之讥,就是因为他缺少真情的抒写。秦观之所以能超迈前人,也正是因为擅长抒写真情,天性多情、重情。

  《画堂春·东风吹柳日初长》简评

  《唐宋词百首详解》:“睡损红妆”句,表少妇的闲愁,非常委婉,和结尾处“无限思量”互相足成,笔法很好。

  虢寿麓《历代名家词百首赏析》:这首是描写闺情之作。绮情艳语,图写工致。

  --引自惠淇源《婉约词》

  杨湜《古今词话 》、黄昇《唐宋诸贤绝妙词选》、今之唐圭璋《全宋词》均录此篇为秦观词,不以之为山谷作品。词之上片写美人春睡 ,下片写美人春情。

  全词融情于物,婉丽柔媚,悱恻深沉。词写美人白日红妆春睡,夜晚枕畔难眠,笔力精工,色彩绚丽,意境优美,含蓄深挚,为春情困扰的心理,尽在不言之中。起首二句铺叙春睡前景色:春雨初霁,春日渐长,东风吹拂柳条,斜阳映照芳草,正是困人天气。这就为春睡渲染了气氛。以下二句是全词最精采之处。王国维说:“温飞卿《菩萨蛮》‘雨后却斜阳,杏花零落香’,少游之‘雨余芳草斜阳,杏花零落燕泥香’,虽自此脱胎 ,而实有出蓝之妙。”(《人间词话》附录)这个评语极为精当,因为他将好几层意思浓缩为一个完整的意境。杏花本当令之景,却偏雨后零落,又复堕地沾泥,泥沾落花,尤带有香气,而燕啄此泥筑巢,巢亦有香。词人将如许含义凝为一句,只取首尾而中间不言而喻,语言优美而意味隽永,审美价值极高。由于词人把环境写得如此婉美昵人,故“睡损红妆”一语,契合此景,仿佛令人看到一幅美人春睡图。

  过片写美人夜间不眠时所见之景象 。“ 宝篆”盖今之盘香。宋洪刍《香谱》云:“近世尚奇者作香,篆其文 ,准十二辰,分一百刻,凡燃一昼夜而已。”此处用以表明美人已经很长时间失眠,直到篆香销尽。“画屏云锁潇湘” ,是指屏风上所画的云雾潇湘图。

  此以潇湘喻指思念之人所在,从柳浑诗“潇湘逢故人”化出 ,“ 云锁”则迷不可见。点出苦想不眠的原因。这种手法不妨说它是融情入景 。结尾二句承上意脉,具体描写夜寒袭人,美人无法再入梦乡,于是思前想后,辗转反侧。这样以情语作结,有含蓄深情之致。

  宋杨湜《古今词话评此词》云:“少游《画堂春》‘雨余芳草斜阳,杏花零落燕泥香’之句,善于状景物。至于‘香篆暗消鸾凤,画屏萦绕潇湘’二句,便含蓄无限思量意思,此其有感而作也。”这一评论,对于赏析此词或有帮助。作者善于渲染环境,以白昼与黑夜的对照来表现美人春睡中的姿态与心绪,可谓匠心独运。

  《画堂春·东风吹柳日初长》创作背景

  曾有人认为此词是黄庭坚的作品。《全宋词》案:“此首别见明刻本(豫章黄先生词)。”徐案:毛晋汲古阁本《淮海词》题下附注:“或言山谷年十六作。”然不足信,据学者们考证,认为系秦观所作,而非黄作。由这首词本身来看,描写的是一位女子春睡的场景和心情,香艳中夹杂着惆怅,柔媚中蕴含沉痛,痴情而不滥情,确实更符合秦观作品的一贯风格,而年少的黄庭坚的作品基本还没有达到这种艺术表现能力。

热门推荐
© 2020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