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黄檗禅师 李涉 杨巨源 唐宣宗李忱 武元衡 | 宋代诗人: 刘著 沈蔚 钱公辅 李格非 司马光 | 清代诗人: 张维屏 曾国藩 李毓秀 顾炎武 彭端淑

送郄昂谪巴中

唐朝 李白 浏览:

  瑶草寒不死,移植沧江滨。

  东风洒雨露,会入天地春。

  予若洞庭叶,随波送逐臣。

  思归未可得,书此谢情人。

标签: 赠别   春天

  《送郄昂谪巴中》译文

  瑶草是受寒不死的,可以移植到仙境沧江的江滨。

  如果遇到东风飘洒雨露,就会与天地一道春意盎然。

  我就像洞庭湖的落叶,随着风波送你去贬谪的远方。

  我也思念故乡,但也不能归去,书此诗一首赠送给有情人,聊表心意。

  《送郄昂谪巴中》注释

  《送郄昂谪巴中》是唐代大诗人李白所作的一首五言诗。该是出自《全唐诗》。诗中所提及的郄(qiè)昂是诗人的一位朋友。

  按:《羊士谔诗集》有诗题云《乾元初严黄门自京兆少尹贬巴州刺史》云云,诗下注云:时郄詹事昂自拾遗贬清化尉,黄门年三十余,且为府主,与郗意气友善,赋诗高会,文字犹存。又李华《杨骑曹集序》:刑部侍郎长安孙公逖,以文章之冠,为考功员外郎,精试群材。君与南阳张茂之、京兆杜鸿渐、琅琊颜真卿、兰陵萧颖士、河东柳芳、天水赵骅、顿丘李琚、赵郡李崿、李颀、南阳张阶、常山阎防、范阳张南容、高平郄昂等,连年登第。

  江淹诗:“瑶草正翕赩。”李善注:“瑶草,玉芝也。”琦按:诗家甲瑶草,谓珍异之草耳,未必专指玉芝而言。

  《楚辞》:“洞庭波兮木叶下。”

  《送郄昂谪巴中》郄昂简介

  郄昂与韦陟友善,因话国朝宰相。陟曰:“谁最无德?”昂误对曰:“韦安石也。”已而惊走,出逢吉温于街中。温问:“何此苍遑?”答曰:“适与韦尚书话国朝宰相最无德者,本欲言吉顼,误云韦安石。”既而又失言。复鞭马而走,抵房相之第。琯执手慰问之,复以房融为对。昂有时称,忽一日触犯三人,举朝嗟叹,惟韦陟遂与之绝。

  郄(qiè)昂是盛唐时期的一位官员,他跟吏部尚书韦陟(zhì)关系不错。一天,两人在韦陟家里闲谈,说起本朝历任宰相的水平高下。韦陟忽然问:“您觉得国朝宰相,谁最无德?”郄昂脱口而出道:“要说无德,莫过于韦安石啦!”

  只见韦陟的脸色唰地沉了下来,郄昂这才意识到,韦安石就是韦陟的亲爹老子呀!他的脸窘得通红,不等韦陟发怒,赶紧起身告辞,逃也似地跑掉了。

  郄昂出了韦府,骑着马跑在大街上,心里七上八下的。忽然听见有人叫他:“郄拾遗,你急匆匆的跑什么哪?”郄昂停下马来一看,是御史中丞吉温。他就诉苦似地对吉温说:“嗐!快别提了。刚才韦尚书问我,咱们国朝的宰相谁最无德,我本来想说吉顼(xū)来着,谁知随口说了韦安石,你说倒霉不倒……”

  话还没说完,郄昂又猛地想起,吉温不是吉顼的侄子吗?他也顾不得客套,吓得策马就跑。吉温看着他惊惶失措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地骂道:“你小子,成心的吧?!”

  郄昂担惊受怕地跑到宰相房琯(guǎn)家。房琯见他惊慌得变了脸色,拉着手一个劲儿地劝解,问他遇到了什么烦心事。郄昂惊魂未定地说:“我真倒霉啊!我跟韦尚书说国朝宰相无德莫过于韦安石,又跟吉中丞说最无德的宰相是吉顼,我真冤啊,其实我本来是想说房融的……”这位房融不是别人,正是房琯的父亲。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郄昂一天之内得罪了三位高官,这一创纪录的事迹立刻成为满朝热议的话题。吉温和房琯倒也没有计较,只有韦陟从此跟他断绝了来往。

热门推荐
© 2020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