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黄檗禅师 李涉 杨巨源 唐宣宗李忱 武元衡 | 宋代诗人: 刘著 沈蔚 钱公辅 李格非 司马光 | 清代诗人: 张维屏 曾国藩 李毓秀 顾炎武 彭端淑

蟾宫曲·九日

元朝 张可久 浏览:

  对青山强整乌纱。归雁横秋,倦客思家。翠袖殷勤,金杯错落,玉手琵琶。人老去西风白发,蝶愁来明日黄花。回首天涯,一抹斜阳,数点寒鸦。

标签: 节日   重阳节   思归   思乡

  《蟾宫曲·九日》译文

  面对着青山勉强整理头上的乌纱,归雁横越秋空,困倦游子思念故家。忆翠袖殷勤劝酒,金杯错落频举,玉手弹奏琵琶。西风萧萧人已衰老满头白发,玉蝶愁飞明日黄花,回头看茫茫天涯,只见一抹斜阳,几只远飞的寒鸦。

  《蟾宫曲·九日》注释

  九日:农历九月初九,为重阳节,中国人素有登高怀乡习俗。

  对青山强整乌纱:化用孟嘉落帽故事:晋桓温于九月九日在龙山宴客,风吹孟嘉帽落,他泰然自若,不以为意。

  归雁横秋:南归的大雁在秋天的空中横排飞行。

  翠袖殷勤:指歌女殷勤劝酒。化用宋晏几道《鹧鸪天》词句“彩袖殷勤捧玉钟”意。翠袖:此处借指女子或妓女。

  金杯错落:各自举起酒杯。金杯:黄金酒杯。错落:参差相杂,一说酒器名。

  玉手琵琶:歌女弹奏琵琶助兴。

  《蟾宫曲·九日》赏析

  《蟾宫曲·九日》是元曲作家张可久写的一首被后人称为“清而且丽”的散曲。作者借重九登高远望,引发倦客思家的情怀;写深秋时候景物,表达暮年愁绪的深沉。全曲饱含重阳悲秋、地隔天涯的惆怅情绪,给人以日暮黄昏、华年不再的无限哀叹。该散曲借景抒情,语言清丽洗练,对仗工整妥帖。

  这首只有十一句五十三字的散曲,是一首游客思归之歌。题目中的“九日”,依曲中所表现出来的意思,应是“九月九日”之意。农历九月九日,中国人素有登高习俗。佳节来临,游客思家,感慨万千。故曲子前三句一下笔,诗人就写出一位饱受奔波之苦的游客怀中那浓浓的思乡愁绪。在重阳佳节来临之际,游客遥对青山,目送远归的秋雁,脸带倦容,强迫自己整理帽子(此处“乌纱”泛指帽子)。表面上看来,似是整理帽子,实是理顺一下如麻的思乡情绪。此几句中,“强”、“倦”几字,既写出游客出门在外所受之苦,又写出了他们为生活所迫的无奈。是啊,该回家了。

  接下去的三句作者笔峰陡转,三个排句十二个字给读者勾画出一幅歌舞开平的欢乐情景:身着碧绿色服装的美女,来往穿梭于席间,殷勤地招呼着客人。酒桌上觥筹交错,笑声不断。眼见美食佳肴,耳闻琵琶妙曲。好一场纸醉金迷之梦。这三句化眼前之景为温馨的旧梦。似梦非梦,与前三句之景形成鲜明的对比,真是天差地别。但梦毕竟是梦,过去的毕竟是过去。旧日的生活,如县花一现,稍纵即逝。此时的游客,不再留恋他乡。“倦”、“思”两字,正是这心情的最好写照。

  无论往日多么辉煌,人总会有老去的一天。西风中,游客人老珠黄。在刻满岁月风霜印痕的脸上,飘拂着几缕白发。甚至连身旁的蝴蝶也在为“明日黄花”悲叹。往事或喜或忧,都是那样的不堪回首。看那身后的路,竟是如此的坎坷和漫长。

  看结束的三句,真感到很有点悲怆的气氛:夕阳的余辉,涂抹在天涯上,昏鸦在枯藤老树上,发着悲切之声,声声唤着游子归去。我们又何尝体会不到“断肠人在天涯”的萧瑟凄凉之感呢?

  就这首散曲所描绘的情景,气氛而言,确实与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本曲更注重于“修然独远”(刘熙载语)和“清而且丽“(朱权语)。元代散曲写得如此清丽典雅兼备,惟有张可久。应该说,到了张可久,元代散曲创作已走完了文人化的历程。

  《蟾宫曲·九日》鉴赏

  这首小令既写“重阳”的美好,更写了游子的愁肠。此时正值秋高气爽,同时万物也开始萧疏。大雁南归,更易引发游子思乡。秋野丰美多姿,而秋景却最令游子泪下神伤,给人一种沧桑的感觉。

  前三句:“对青山强整乌纱,归雁横秋,倦客思家”, 意思是说,面对着青山勉强整理头上的乌纱,归雁横越秋空,困倦的游子思念故家。这是诗人登高时所见之景,“秋”“归雁”之意象传出达出困倦游子对家的思念。这种感情,正如晋代陶渊明在《归园田居》中所写的“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一样。 张可久的一生是在时隐时仕、辗转下僚中度过的。他自己所说的“半纸虚名,万里修程”(《上小楼·春思》),是很形象的概括。此时,已逾古稀之年的他,早已厌倦官场的倾轧,望着南归的大雁,内心感到无限惆怅。

  接下来,“翠袖殷勤,金杯错落,玉手琵琶”三句,诗人由写眼前景转为对昔日生活的回忆,其中“翠袖”“金杯”“玉手”就是诗人忆往昔欢乐生活时浓缩而成的意象。这里化用了宋代词人晏几道《鹧鸪天》中的“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拼却醉颜红”,写尽了宴客场景的繁华热闹。昔日官场生活,翠袖殷勤劝酒,金杯错落频举,玉手弹奏琵琶,是多么热闹,这里用的是以乐景写哀的反衬之法,与前面的“归雁横秋,倦客思家”形成强烈的对比,更凸见诗人此时的孤寂心境。

  七八两句:“人老去西风白发,蝶愁来明日黄花”,化用了苏轼的诗句:“相逢不用忙归去,明日黄花蝶也愁。”由于添加了“西风白发”这一意象,因而在意境上更胜一筹;同时,倒装加对偶的句式,韵律和谐,也可以看出诗人的匠心。这也是这首曲中的名句,是诗人有感于眼前之景,有思于今非昔比的境况而发出的深沉感慨:西风吹着满头白发,突然省悟到,人终有衰老之时,花亦有凋败之日,面对已凋谢的黄花,连蜂蝶都要发愁,何况人呢。人生易老,好景不常,游子不要留恋他乡。

  末三句:“回首天涯,一抹斜阳,数点寒鸦。”这里又化用宋词人秦观的《满庭芳》的诗句“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诗人在此以景结情,写出眼前的凄凉景象:回首茫茫天涯,只见一抹斜阳,几只远飞的寒鸦。这是景语,又是情语;这既是实景,又是作者大半生人生路途的写照。苍凉微茫的景色,反映出诗人漂泊无依的情怀,倦客之心、思乡之情溢于笔端。

  综观全曲,一个“思”字贯穿全篇。诗人由眼前实景写起,触景生情,忆往昔欢乐事,更添此刻思乡之愁,最后,以景结情,回顾漫漫天涯路,抒迟暮思归之情。语言清丽,对仗工整,特别是巧妙地引前人诗词入曲,清雅自然,具有典雅蕴藉之美,堪称元散曲中的精品。

  《蟾宫曲·九日》创作背景

  张可久终生仕途失意,故终日沉湎诗酒世界,寄情山水之间。由该曲内容与作者生平看,应为作者晚年重九登高,发此感慨。

热门推荐
© 2020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