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孟云卿 张敬忠 东方虬 贾至 王涯 | 宋代诗人: 徐铉 周晋 左纬 祖可 秦湛 | 清代诗人: 高珩 凌廷堪 蒋春霖 张维屏 曾国藩

隋宫燕

唐朝 李益 浏览:

  燕语如伤旧国春,宫花一落已成尘。

  自从一闭风光后,几度飞来不见人。

标签: 写鸟   吊古   动物   吊古伤今

  《隋宫燕》译文

  燕语呢喃声声,好似在伤感旧日的朝庭之春,官花寂寞开放,凋落后旋即化作泥尘。

  自从国亡之后,关闭了这风光绮丽的官庭,燕子啊,几个年度飞来都见不到人。

  《隋宫燕》注释

  隋宫:指汴水边隋炀帝的行宫,当时已荒废。

  旧国:指隋朝。

  旋落:很快飘落。“旋落”一作为“一落”。

  一闭风光:指隋亡后,行宫关闭。

  《隋宫燕》鉴赏

  《隋宫燕》是由唐代诗人李益创作的一首七言绝句。这首诗的一、二句用倒装手法写燕子倾诉的画面。三、四句是从燕子的角度来着笔写隋朝灭亡后隋宫的冷清与萧条。这首诗抒发了诗人对人世沧桑的叹息及对隋王朝的衰亡之感。这首诗移情于物(燕子),构思巧妙。

  燕子是历史变迁的见证。因为燕子恋旧,恒返故地,只有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改变,所以能真切地感知环境变化,从而常常出现在怀古诗和咏怀诗中。如刘禹锡的《乌衣巷》:“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首诗就借燕子咏古表达出诗人刘禹锡极其深沉的感慨。作者李益的这首《隋宫燕》也是怀古的诗作。春天复春天,燕子年年归,寻找那旧时的“家园”;但是,昔日景象已经荡然无存,隋炀帝的行宫早就被废弃了,只见宫花零落化为尘土,四处无人一片寂寥。那“燕语”仿佛就在批评统治者的荒淫误国、骄奢害民,因而自取灭亡;又仿佛在告诫读者吸取历史的教训,毋忘前车之鉴……

  这首诗作者李益便以代燕说话的巧妙构思,抒发吊古伤今之情。

  “燕语如伤旧国春,宫花旋落已成尘。”南国的春天,气候温暖,春光明媚,食物很多,所以春天一来,燕子也就归来。双双对对,在春光中翩翩飞舞,欢乐歌唱。可是,在诗人笔下的燕子,却是呢呢喃喃地悲啼,似乎在感伤那隋宫逝去了的芳春。原来这“燕”,不是普通的燕,而是“隋宫燕”。它们目睹过“旧国”,就是隋王朝兴盛时隋宫的繁华胜景,此时的双双低语。就像是在为逝去的“旧国”之“春”而感伤。这感伤是由眼前的情景所引起的,君不见“宫花旋落已成尘”,如今春来隋宫只有那不解事的宫花依旧盛开,然而也转眼就凋谢了,化为泥土,真是花开花落无人问。

  隋宫的没落景象已不是一年两年,而是“自从一闭风光后,几度飞来不见人”。此情此景,燕子尚且感伤至此,更何况人。笔致含蓄空灵,是深一层的写法。这首诗通过“隋宫燕”所见的一切,反映出了隋宫的寂寞、萧条、冷落,抒发了诗人对隋王朝的衰亡之感。可是,天下没有如此多情善感、能“伤旧国”之“春”的燕子,况且小小燕子不可能跨越千古,见证了一场场历史的巨变。然而“诗有别趣,非关理也”(严羽《沧浪诗话》)。它其实并不荒诞,因为它虚中有实,幻中见真。隋宫确曾有过热闹繁华的春天;而后“一闭风光”,蔓草萋萋;春到南国,燕子归来,相对呢哺如语;这些都是“实”。“唯有旧巢燕,主人贫亦归”(武灌《感事》),尽管隋宫已经荒凉破败,隋宫燕却依然年年如期而至。燕子衔泥筑巢,所以那宫花凋落,旋成泥土,也能反映燕子的眼中所见、心中所感。燕子要巢居在屋内,自然会留意巢居的屋子有没有人。这些都是“真”。作者李益就是通过如此细致的观察和丰富的想象,将隋宫的衰飒和春燕归巢联系起来,把燕子的特征和活动化为具有思想内容的艺术形象,这种“虚实相成,有无互立”(叶燮《原诗》)的境界,增强了诗的表现力,给读者以更美、更新鲜、更富情韵的艺术享受。

  《隋宫燕》鉴赏

  隋炀帝杨广在位十三年,三下江都(今江苏扬州)游玩,耗费大量民力、财力,最后亡国丧身。因此“隋宫”(隋炀帝在江都的行宫)就成了隋炀帝专制腐败、迷于声色的象征。李益对隋宫前的春燕呢喃,颇有感触,便以代燕说话的巧妙构思,抒发吊古伤今之情。

  “燕语如伤旧国春”,目睹过隋宫盛事的燕子正在双双低语,像是为逝去的“旧国”之“春”而感伤。这感伤是由眼前的情景所引起的。君不见“宫花旋落已成尘”,此时春来隋宫只有那不解事的宫花依旧盛开,然而也转眼就凋谢了,化为泥土,真是花开花落无人问。况且此等景象已不是一年两年,而是“自从一闭风光后,几度飞来不见人”。燕子尚且感伤至此,而何况是人。笔致含蓄空灵,是深一层的写法。

  天下当然没有如此多情善感、能“伤旧国”之“春”的燕子。然而“诗有别趣,非关理也”(严羽《沧浪诗话》)。读者并不觉得它荒诞,反而认真地去欣赏它、体味它。因为它虚中有实,幻中见真。隋宫确曾有过热闹繁华的春天;而后“一闭风光”,蔓草萋萋;春到南国,燕子归来,相对呢喃如语;这些都是“实”。尽管隋宫已经荒凉破败,隋宫燕却依然年年如期而至。燕子衔泥筑巢,所以那宫花凋落,旋成泥土,也很能反映燕子的眼中所见,心中所感。燕子要巢居在屋内,自然会留意巢居的屋子有没有人。这些都是“真”。诗人就是这样通过如此细致的观察和丰富的想象,将隋宫的衰飒和春燕归巢联系起来,把燕子的特征和活动化为具有思想内容的艺术形象,这种“虚实相成,有无互立”(叶燮《原诗》)的境界,增强了诗的表现力,给人以更美、更新鲜、更富情韵的艺术享受。

  《隋宫燕》创作背景

  隋炀帝杨广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十分荒淫嬉游、奢侈腐化的昏庸皇帝,他在位十三年,曾三次带了妃嫔、皇亲国戚和文武百官下扬州游玩,耗尽民力、财力,给广大劳动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灾难。当他第三次要下扬州时,大臣们一再谏阻,他不但不听,反而把那些进谏的大臣一个个杀掉。他在大业十二年(616年)到扬州后,全国已到处燃起了农民起义的烈火,使他再也不能回到洛阳和长安,只好龟缩在扬州苟延残喘。大业十四年,在行宫里被他的部下宇文化及用白绢缢死。“隋宫”即是隋炀帝在江都的行宫,由于隋炀帝的昏庸无道,隋宫就成了隋炀帝专制腐败、迷于声色的象征。贞元十六年(800年),作者李益曾客游扬州,见到当年炀帝的行宫遗迹,对隋宫前的春燕呢喃,颇有感触,便写下了这首怀古诗。

热门推荐
© 2022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