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黄檗禅师 李涉 杨巨源 唐宣宗李忱 武元衡 | 宋代诗人: 刘著 沈蔚 钱公辅 李格非 司马光 | 清代诗人: 张维屏 曾国藩 李毓秀 顾炎武 彭端淑

涉江

  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

  带长铗之陆离兮,冠切云之崔嵬,

  被明月兮佩宝璐。

  世混浊而莫余知兮,吾方高驰而不顾。

  驾青虬兮骖白螭,吾与重华游兮瑶之圃。

  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同寿,

  与日月兮同光。

  哀南夷之莫吾知兮,旦余济乎江湘。

  乘鄂渚而反顾兮,欸秋冬之绪风。

  步余马兮山皋,邸余车兮方林。

  乘舲船余上沅兮,齐吴榜以击汰。

  船容与而不进兮,淹回水而疑滞。

  朝发枉渚兮,夕宿辰阳。

  苟余心其端直兮,虽僻远之何伤。

  入溆浦余儃徊兮,迷不知吾所如。

  深林杳以冥冥兮,乃猿狖之所居。

  山峻高以蔽日兮,下幽晦以多雨。

  霰雪纷其无垠兮,云霏霏而承宇。

  哀吾生之无乐兮,幽独处乎山中。

  吾不能变心而从俗兮,固将愁苦而终穷。

  接舆髡首兮,桑扈臝行。

  忠不必用兮,贤不必以。

  伍子逢殃兮,比干菹醢。

  与前世而皆然兮,吾又何怨乎今之人!

  余将董道而不豫兮,固将重昏而终身!

  乱曰:鸾鸟凤皇,日以远兮。

  燕雀乌鹊,巢堂坛兮。

  露申辛夷,死林薄兮。

  腥臊并御,芳不得薄兮。

  阴阳易位,时不当兮。

  怀信侘傺,忽乎吾将行兮!

标签: 楚辞  志向   感慨

  《九章·涉江》译文

  我自幼就喜欢这奇伟的服饰啊,年纪老了爱好仍然没有减退。

  腰间挂着长长的宝剑啊,头上戴着高高的切云帽。身上披挂着珍珠佩戴着美玉。

  世道混浊没有人了解我啊,我却高视阔步,置之不理。

  坐上驾着青龙两边配有白龙的车子,我要同重华一道去周游仙境。

  登上昆仑山啊吃那玉的精英,我要与天地啊同寿,我要和日月啊同样光明。

  可悲啊,楚国没人了解我,明早我就要渡过长江和湘水了。

  在鄂渚登岸,回头遥望国都,对着秋冬的寒风叹息。

  让我的马慢慢地走上山岗,让我的车来到方林。

  坐着船沿着沅水向上游前进啊!船夫们一齐摇桨划船。

  船缓慢地不肯行进啊,老是停留在回旋的水流里。

  清早我从枉渚起程啊,晚上才歇宿在辰阳。

  只要我的心正直啊,就是被放逐到偏僻遥远的地方又有何妨?

  进入溆浦我又迟疑起来啊,心里迷惑着不知我该去何处。

  树林幽深而阴暗啊,这是猴子居住的地方。

  山岭高大遮住了太阳啊,山下阴沉沉的并且多雨。

  雪花纷纷飘落一望无际啊,浓云密布好像压着屋檐。

  可叹我的生活毫无愉快啊,寂寞孤独地住在山里。

  我不能改变志向去顺从世俗啊,当然难免愁苦终身不得志。

  接舆剪去头发啊,桑扈裸体走路。

  忠臣不一定被任用啊,贤者不一定被推荐。

  伍子胥遭到灾祸啊,比干被剁成肉泥。

  与前世相比都是这样啊,我又何必埋怨当今的人呢!

  我要遵守正道毫不犹豫啊,当然难免终身处在黑暗之中。

  尾声:鸾鸟、凤凰,一天天远去啊;

  燕雀、乌鹊在厅堂和庭院里做窝啊。

  露申、辛夷,死在草木丛生的地方啊;

  腥的臭的都用上了,芳香的却不能接近啊。

  黑夜白昼变了位置,我生得不是时候啊。

  我满怀着忠信而不得志,只好飘然远行他方。

  《九章·涉江》注释

  奇服:奇伟的服饰,是用来象征自己与众不同的志向品行的。

  衰:懈怠,衰减。

  铗(jiá):剑柄,这里代指剑。长铗即长剑。

  陆离:长貌。

  切云:当时一种高帽子之名。

  崔嵬:高耸。

  被:同“披”,戴着。

  明月:夜光珠。璐:美玉名。

  莫余知:即“莫知余”,没有人理解我。

  方:将要。高驰:远走高飞。顾:回头看。

  虬:传说中有角的龙。

  骖:四马驾车,两边的马称为骖,这里指用螭来做骖马。

  螭(chī):传说中没有角的龙。

  重华:帝舜的名字。

  瑶之圃:产美玉的地方,这里是指昆仑。昆仑以产美玉闻名,神话中认为昆仑是天帝的园圃。

  英:花朵。玉英:玉树之花。

  夷:当时对周边落后民族的称呼,带有蔑视侮辱的意思。

  南夷:指屈原流放的楚国南部的土著。

  旦:清晨。

  济:渡过。

  湘:湘江。

  乘:登上。

  鄂渚:地名,在今湖北武昌西。

  反顾:回头看。

  欸(āi):叹息声。

  绪风:余风。

  步马:让马徐行。

  山皋:山冈。

  邸:同“抵”,抵达,到。

  方林:地名。

  舲(líng)船:有窗的小船。

  上:溯流而上。

  齐:同时并举。吴:国名,也有人解为“大”。

  榜:船桨。

  汰:水波。

  容与:缓慢,舒缓。

  淹:停留。

  回水:回旋的水。这句是说船徘徊在回旋的水流中停滞不前。

  陼:同“渚”。枉陼:地名,在今湖南常德一带。

  辰阳:地名,在今湖南辰溪县西。

  苟:如果。端:正。

  伤:损害。这两句是说如果我的心是正直,即使流放在偏僻荒远的地方,对我又有什么伤害呢?

  溆浦:溆水之滨。

  儃佪:徘徊。这两句是说进入溆浦之后,我徘徊犹豫,不知该去哪儿。

  如:到,往。

  杳:幽暗。

  冥冥:幽昧昏暗。

  狖(yòu):长尾猿。

  幽晦:幽深阴暗。

  霰:雪珠。

  纷:繁多。

  垠:边际。这句是说雪下得很大,一望无际。

  霏霏:云气浓重的样子。

  承:弥漫。

  宇:天空。这句是说阴云密布,弥漫天空。

  终穷:终生困厄。

  接舆:春秋时楚国的隐士,即《论语》所说的“楚狂接舆”,与孔子同时,佯狂傲世。

  髡(kūn)首:古代刑罚之一,即剃发。相传接舆自己剃去头发,避世不出仕。

  桑扈:古代的隐士,即《论语》所说的子桑伯子,《庄子》所说的子桑户。

  臝:同“裸”。桑扈用驘体行走来表示自己的愤世嫉俗。

  以:用。这两句是说忠臣贤士未必会为世所用。

  伍子:伍子胥,春秋时吴国贤臣。逢殃:指伍子胥被吴王夫差杀害。吴王夫差听信伯嚭的谗言,逼迫伍员自杀。

  比干:商纣王时贤臣,一说纣王的叔伯父,一说是纣王的庶兄。传说纣王淫乱,不理朝政,比干强谏,被纣王剖心而死。

  菹醢(zūhǎi):古代的酷刑,将人剁成肉酱。此二字极云比干被刑之惨酷。

  皆然:都一样。

  董道:坚守正道。

  豫:犹豫,踟躇。

  重:重复。昏:暗昧。这句是说必定将终身看不到光明。

  鸾鸟、凤凰:都是祥瑞之鸟,比喻贤才。这两句是说贤者一天天远离朝廷。

  燕雀、乌鹊:比喻谄佞小人。

  堂:殿堂。坛:祭坛。比喻小人挤满朝廷。

  露申:一做“露甲”,即瑞香花。辛夷:一种香木,即木兰。

  林薄:草木杂生的地方。

  腥臊:恶臭之物,比喻谄佞之人。

  御:进用。

  芳:芳洁之物,比喻忠直君子。

  薄:靠近。

  阴阳易位:比喻楚国混乱颠倒的现实。

  当:合。

  怀信:怀抱忠信。

  侘傺:惆怅失意。

  忽:恍惚,茫然。

  《九章·涉江》赏析

  《九章·涉江》是战国时期楚国诗人屈原创作的一首诗,是《九章》中的一篇。此诗可分为五段。第一段述说自己高尚理想和现实的矛盾,阐明这次涉江远走的基本原因;第二段叙述一路走来,途中的经历和自己的感慨;第三段写进入溆浦以后,独处深山的情景;第四段从自己本身经历联系历史上的一些忠诚义士的遭遇,进一步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第五段批判楚国政治黑暗,邪佞之人执掌权柄,而贤能之人却遭到迫害。全诗写景抒情有机结合,比喻象征运用娴熟,体现了诗人高超的艺术水平。

  从开头至“旦余济乎江湘”为第一段,述说自己高尚理想和现实的矛盾,阐明这次涉江远走的基本原因,“奇服”、“长铗”、“切云”之“冠”、“明月”、“宝璐”等都用以象征自己高尚的品德与才能,蒋骥说:“与世殊异之服,喻志行之不群也。”自流放以来,屈原的年龄一天天大起来,身体也一天天衰老下去,可他为楚国的进步的努力绝没有放弃过,朱熹说:“登昆仑,言所致之高;食玉英,言所养之洁。”(《楚辞集注》)他坚持改革,希望楚国强盛的想法始终没有减弱,决不因为遭受打击,遇到流放而灰心。但他心中感到莫名的孤独。“世溷浊而莫余知兮”、“哀南夷之莫吾知兮”,自己的高行洁志却不为世人所理解,这真使人太伤感了。因此,决定渡江而去。

  从“乘鄂渚而反顾兮”至“虽僻远之何伤”为第二段,叙述一路走来,途中的经历和自己的感慨。“乘鄂渚”四句,言自己登上今湖北武昌西面的鄂渚,不禁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途,又放马在山皋上小跑,直到方林(亦在今长江北岸)才把车子停住。“乘舲船”四句言自己沿沅江上溯行舟,船在逆水与漩涡中艰难行进,尽管船工齐心协力,用桨击水,但船却停滞不动,很难前进,此情此景正如诗人自己的处境。“朝发枉陼”四句,接写自己的行程,早上从枉陼出发,晚上到了辰阳,足有一日行程,行程愈西,作者思想愈加坚定。他坚信自己的志向是正确的,是忠诚的,是无私的。同时,坚信无论如何的艰难困苦,自己都不感到悲伤。

  从“入溆浦余儃佪兮”至“固将愁苦而终穷”为第三段,写进入溆浦以后,独处深山的情景。“入淑浦”四句言已进入溆浦。溆浦在辰阳的万山之中。这里深林杳冥,榛莽丛生,是猿狖所居,而不是人所宜去的地方。“山峻高”四句写深山之中,云气弥漫,天地相连,更进一步描绘沅西之地山高林深,极少人烟的景象。这是对流放地的环境的形容夸张,也是对自己所处政治环境的隐喻,为下文四句作好铺垫。“哀吾生之无乐兮”四句言自己在这样的政治环境和生活环境当中,是无乐可言了。然而就是这样,也绝不改变自己原先的政治理想与生活习惯,决不与黑暗势力同流合污,妥协变节。

  从“接舆髡首兮”至“固将重昏而终身”是第四段,从自己本身经历联系历史上的一些忠诚义士的遭遇,进一步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论语·微子》说:“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战国策·秦三》说:“箕子接舆,漆身而为厉,被发而为狂。”接舆被发佯狂,是坚决不与统治者合作的表示。《孔子家语》说桑扈“不衣冠而处”,也是一种玩世不恭,不与统治者合作的行为。“接舆”六句是通过两种不同类型的四个事例来说明一个观点:接舆、桑扈是消极不合作,结果为时代所遗弃;伍员、比干是想拯救国家改变现实的,但又不免杀身之祸,所以结论是“忠不必用兮,贤不必以”。“与前世而皆然兮”四句说自己知道,所有贤士均是如此,自己又何怨于当世之人!表明自己仍将正道直行,毫不犹豫,而这样势必遭遇重重黑暗,必须准备在黑暗中奋斗终身。

  “乱曰”以下为第五段。批判楚国政治黑暗,邪佞之人执掌权柄,而贤能之人却遭到迫害。“鸾鸟凤凰”四句,比喻贤士远离,小人窃位。凤凰是古传说中的神鸟,这里比喻贤士。“燕雀乌鹊”用以比喻小人。“露申辛夷”四句言露申辛夷等香草香木竟死于丛林之中,“腥臊”比喻奸邪之人陆续进用,而忠诚义士却被拒之门外。“阴阳易位”四句更点出了社会上阴阳变更位置的情况,事物的是非一切都颠倒了,他竟不得其时。不言而喻,他一方面胸怀坚定的信念,另一方面又感到失意徬徨。既然龌龊的环境难以久留,他将要离开这里远去。

  本篇以写实为主,但又富有浪漫主义色彩,诗人以丰富奇特的幻想,创造了一个优美的神话世界:神奇的车乘,高尚的旅伴,美好的境地,芳苦的食品,等等,表现了诗人对美好理想的追求,对黑暗现实的批判。本篇在艺术上有着十分鲜明的特点。首先,全篇洋溢着非常浓郁的浪漫主义色彩。作者发挥了丰富的想像力,虚构了一个实际上并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的虚幻的法庭,它由五方天帝、山川诸神、古代好法官共同组成。让他们来听取自己极度苦闷的倾诉,又虚构了一个厉神,让他在占梦时作答,如同女媭一样,给屈原以劝告和回答。这样的写法,使本篇诗作出现了一幅虚无飘渺的景象,引人入胜,给人以身临其境的艺术享受。

  另外,本诗结尾,通段设喻,用以揭露楚国改治的黑暗和统治集团的腐败,形象地反映出小人窃位得志,忠贤被逐遭受迫害,黑白颠倒,是非淆乱的社会现实。这种写作方法也是值得学习的。

  《九章·涉江》创作背景

  关于此篇的写作时间,则有许多分歧。在作于顷襄王时代之说中,蒋骥说较为可取,因从整篇文章的思想来看,与《离骚》等中年之作不同,大致可定为是流放江南多年之后,是屈原晚年的作品,写作时间当在《《九章·哀郢》》之后。

热门推荐
© 2020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