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孟云卿 张敬忠 东方虬 贾至 王涯 | 宋代诗人: 徐铉 周晋 左纬 祖可 秦湛 | 清代诗人: 高珩 凌廷堪 蒋春霖 张维屏 曾国藩

题饶州酒务厅屏

宋朝 浏览:

  呢喃燕子语梁间,底事来惊梦里闲。

  说与旁人浑不解,杖藜携酒看芝山。

标签: 抒情   闲适   淡泊

  《题饶州酒务厅屏》译文

  梁间传出燕子的啼声,呢呢喃喃的。它们在说什么?竟将我的闲梦惊醒了。

  别人如果知道我希望明白燕子的话语,那一定会惹人奇怪。于是一个人拄上拐杖带一壶美酒登芝山去吧。

  《题饶州酒务厅屏》注释

  底事:何事,什么事。

  浑:都,全部。

  仗藜(lí):即杖藜,拄着拐杖。

  《题饶州酒务厅屏》赏析

  《题饶州酒务厅屏》是宋代诗人刘季孙创作的一首诗。此诗作于作者在饶州任酒务官时,描述了作者在酒务厅里被燕子惊醒了白日清梦后携酒上芝山看风景之事,表达了闲官的闲趣闲情,表现了作者精神上的独立和超脱。

  他是一个很孤独高傲,并淡泊名利的人。作为管税收的官员,在那时应该是个肥缺,但是诗中则明确指出诗人不会与世俗同流合污,这是一种为官清廉的承诺。

  酒务官是个闲职,这和那些握有一方实权的知州、知府、知县这类的官职相比,实在算不了什么。但是,难得的是作者安于闲,乐于闲,诗中描写的就是一个“闲”字。

  这里平日没有那些繁杂的公事来打扰,以致燕子们在这儿筑巢安家,主人大白天睡大觉。燕子飞来飞去,叫个不停,主人正做着好梦。这种平静安逸的生活连做梦也是闲适的,既不是宦海浮沉的恶梦和花天酒地的醉梦,也不是神魂颠倒的相思梦和人事纷纭的种种俗梦,而是与世无争、随遇而安的悠然闲梦,既无牵无挂,无遮无碍,无一切世俗所谓的喜怒哀乐之情。心情如此闲适平静,这就难怪从睡梦中惊醒要向燕子发问“底事来惊”了。看似可笑,而实有深意在。

  当然这里不是世外桃源。尽管作者如此超脱,手下人毕竟对于上司的闲情逸致不可能懂得。燕子呢喃是轻细悦耳的,一个心里没事的人不会被打扰。诗的字面意思翻成现在的话是想要听懂燕子的话而不被理解,而这仅仅是字面意思而已。即便是现在去和别人讨论燕子说的话,那也有人会觉得奇怪。而找不到知心的朋友,不被人理解,百般无聊的诗中人只好一个人携酒游芝山,消遣去了。不是前呼后拥,而是一个人拄上拐杖,仅带着美酒就去了。这就是诗人在表示自己的脾气和性格,或者说他的品格和道德观。

  《石林诗话》中曾记载:王安石为江东提举刑狱时,巡查到此处,将要评估刘季孙的工作成绩。来到厅前,见屏风上题着这首诗。读罢大声称赞,一问左右,说是刘季孙所写,于是召他来谈诗论文,酒务方面的情况倒一句没提。等王安石回到旅驿,有不少此地的学子聚在门前,请求派一个主管教育的官,王安石马上就点刘季孙来主持。一时传为佳话。《千家诗》的注解里特别有这样一段话:难怪当年王安石作江东提刑时,巡查酒务到饶州,看到刘季孙厅屏上的这首诗后,就不再问酒务一事了。

  刘季孙是北宋大将刘平之后,性格豪迈,文武全才,却出任小小的一介酒务俗吏,实在有点太委屈他。不过,刘季孙的诗却读不出筋骨尽露的浅躁之气,不是那种哭哭啼啼或跳脚大骂的风格,而是襟抱开阔,气度雍然。宋人很推崇这种气度,不喜欢罗隐那样尖锐直切的。正如宋代严羽《沧浪诗话》中所说:“其未流甚者,叫躁怒张,殊乖忠厚之风,殆以骂詈为诗,诗而至此,可谓一厄也”。这也是王安石读懂了诗中的喻意后,对他极为推许的原因。

  抛开诗人的这种气度不讲,仅仅从诗歌条理来看,这诗中的人看似悠闲恬淡,其实还很寂寞,“说与旁人浑不解”一句,似乎透出有种郁郁不得志的抱怨,那么“杖藜携酒看芝山”就是对这种心情的解脱,虽然有些自嘲的意思,但也不失为洒脱。这种成熟的人生观,现在的读者读起来还是比较容易接受的。

  《题饶州酒务厅屏》创作背景

  刘季孙曾在饶州(治所在今江西鄱阳)担任酒务官,专门管辖征收酒税之事。这首诗当作于刘季孙在饶州任酒务官之时。

热门推荐
© 2022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