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黄檗禅师 李涉 杨巨源 唐宣宗李忱 武元衡 | 宋代诗人: 刘著 沈蔚 钱公辅 李格非 司马光 | 清代诗人: 张维屏 曾国藩 李毓秀 顾炎武 彭端淑

蝉赋

三国 曹植 浏览:

  唯夫蝉之清素兮,潜厥类乎太阴。在盛阳之仲夏兮,始游豫乎芳林。实澹泊而寡欲兮,独怡乐而长吟。声皦皦而弥厉兮,似贞士之介心。内含和而弗食兮,与众物而无求。栖高枝而仰首兮,漱朝露之清流。隐柔桑之稠叶兮,快啁号以遁暑。苦黄雀之作害兮,患螳螂之劲斧。冀飘翔而远托兮,毒蜘蛛之网罟。欲降身而卑窜兮,惧草虫之袭予。免众难而弗获兮,遥迁集乎宫宇。依名果之茂阴兮,托修干以静处。有翩翩之狡童兮,步容与于园圃。体离朱之聪视兮,姿才捷于狝猿。条罔叶而不挽兮,树无干而不缘。翳轻躯而奋进兮,跪侧足以自闲。恐余身之惊骇兮,精曾睨而目连。持柔竿之冉冉兮,运微粘而我缠。欲翻飞而逾滞兮,知性命之长捐。委厥体于膳夫。归炎炭而就燔。秋霜纷以宵下,晨风烈其过庭。气憯怛而薄躯,足攀木而失茎。吟嘶哑以沮败,状枯槁以丧形。

  乱曰:诗叹鸣蜩,声嘒嘒兮,盛阳则来,太阴逝兮。皎皎贞素,侔夷节兮。帝臣是戴,尚其洁兮。

标签: 忧患   咏物

  《蝉赋》译文

  那个通体清白的鸣蝉啊,潜藏在黑土之中。在阳光炎热的仲夏五月,开始游乐于芳林。它的本性恬静而与世无争,独自快乐而长鸣。鸣声噭噭,一声响似一声,如同贞士的正直之心。内心恬淡寡欲而无以为食,与万物结交而一无所求。仰首栖于高高的枝头,渴饮晨露的清流。隐身在柔软桑枝的密叶间,以闲居为乐又可避暑。苦于黄雀为害,又担心螳螂的利斧。希求展翅高飞托身远方,又痛恨蜘蛛的网罟。想要飞落地上潜藏,又怕草虫伤我身躯。逃过众难不为天敌所获,只好远远飞到屋宇。依附果树的绿荫而藏身,托身高高的树干而闲居。有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步履安逸来到果园。依凭离娄那样明亮的目光,他的攀爬之术胜过猴猿。枝叶被他一一拉摇,果树任他一棵棵攀援。遮蔽轻捷的身形而疾速前进,侧身跪足刻意遮掩。唯恐发出声响使我受到惊吓,注视我的目光一刻不转。手持细细的竹竿一点点向上伸,用小小的胶体把我缠粘。正想高飞却越挣越紧,自知生命永远不再。把我的身体给了厨师,投入红红的炭火而被炙燔。夜晚的秋霜纷纷降落,早晨的风ㄦ吹过庭院格外寒冷。情绪忧伤侵袭着我的身躯,脚爪攀援树木却下坠悬空。鸣声嘶哑而接近死亡,身形枯槁而最终丧生。

  乱辞说:《诗经》感叹鸣蝉,因为它的叫声嘒嘒。鸣蝉感受炎炎夏日而来临,遭遇冽冽冬日而长逝。它洁白正直的品格,可比伯夷的气节。士大夫们在帽子上绘蝉纹,用来崇尚鸣蝉高洁的品行。

  《蝉赋》注释

  蝉:一种昆虫,又名知了,亦作“蜘蟟”。

  清素:指蝉体清白。潜:藏。太阴:指地。此二句言蝉体清洁,潜藏在泥土之中。

  盛阳:指热气最盛的季节。仲夏:农历五月。《礼记·月令》:“五月之节…夏至之日后五日,蜩始鸣。”游豫:即游乐。芳林:即指树林。

  澹泊:安适恬静,与世无争。怡:喜。长吟:即长鸣。言蝉独自喜乐而长鸣。

  噭(jiào)噭:蝉鸣声。丁本原作“皦皦”,今依宋本改。弥厉:指蝉的鸣叫声越来越高响。贞士:指坚守节操之人。介心:耿介的性格。

  “内含和”二句:内怀阴阳中和之气,无与为食,与众物结交而无所求。和:指阴阳之气。

  漱朝露:谓吸饮朝露。清流:指清液。

  快闲居以闲居为快乐。遁暑:避暑。

  苦:患也。作害:为害。螳螂:昆虫名。其虫前足形状似镰刀,举足好像人执斧之状,故称劲斧。《尔雅》《正义》:“螳螂捕蝉而食,有臂若斧,奋之当轶不避。”

  飘翔:疾飞貌。远托:谓托身远方。毒:恨。网罟(gǔ):即网,指蜘蛛网。

  卑窜:指由树上飞落到地上潜藏。袭予:伤害我。

  众难:指各种灾难。弗获:不被天敌所获。遥迁:远徙。宫宇:指屋檐。

  依:依托。名果:即果树。茂阴:即茂荫,茂密的树阴。阴,通“荫”。修干高大的树干。

  翩翩:形容狡童体态轻捷。狡童:谓美少年。容与:安闲之态。

  体离朱二句体:凭借。离朱:即离娄,古代的明目者。《孟子·离娄篇》上赵岐注曰:“离娄者,古之明目者,盖以为黄帝时人。黄帝亡其玄珠,使离朱索之。离朱即离娄也,能视于百步之外,见秋毫之末。”姿才:指攀援之术。狝猿:宋本作“猿猴”。此言少年凭借他那明亮的眼睛,攀援的技能超过猴猿。

  “条罔叶”二句:言果园里果树的枝叶都被他牵拉,爬遍了每棵树干。罔:无。

  翳(yì):遮蔽。奋进:快速前进。闲:隐蔽。此二句言树枝遮蔽他轻捷的形体,侧身跪地隐蔽行进。

  余身蝉自谓。精:谓眼睛。曾睨(nì):谓目不转睛地注视。目连:指注视的目光不动。

  柔竿:细的竹竿。冉冉:渐渐地。我缠:即缠我。此言少年手持细竹干渐渐地向上伸,用竹竿顶端的胶缠住我。

  翻飞:谓高飞。逾滞:越挣扎粘的越紧。长捐:指生命终结。

  委:付给。厥体:自己的身体。庖夫:厨师。燔(fán):烧。此二句言把自己的身体交付给厨师,放入火炭中烧炙。

  冽:丁本原作“烈”,今依《艺文类聚》改。冽,寒冷。

  憯怛(cǎn dá):忧伤痛苦。薄:谓衣服单薄。失茎:失足从树上掉下来。

  沮败:指接近死亡。丧形:指死亡。

  乱治理。指对全篇进行总结。鸣蜩:《诗经·小雅·小弁》:“菀彼柳斯,鸣蜩嘒嘒。”嘒(huì)嘒:蝉鸣声。

  逝:死亡。

  “皎皎”二句:皎皎:洁白貌。侔(móu):齐、等。夷:即伯夷,商孤竹君的儿子,相传其父遗命要立次子叔齐为君。其父死后,叔齐让位给伯夷,伯夷不受,叔齐也不继位,先后都逃到周。周武王伐纣灭商后,他们因耻于食周粟,逃到深山。后人常把他们作为高尚节操的典型。节:气节。此二句言蝉洁白正直的品格,与伯夷的气节相等。

  是戴:即戴是。古代大夫在帽子上绘蝉文。董巴《服志》:“侍中、中常侍冠武弁大冠,加金铛,附蝉为文。”

  《蝉赋》简析

  此赋细腻地描写了蝉的生活习性及其倍受其它天敌抒攻的处境,赞颂了蝉正直清高、与世无争的品格。以此抒发自己忧谗畏讥、无力摆脱摧残的凄苦之情。全文描写形态逼真,惟妙惟肖,构思奇巧,语言丰赡,寓意深刻,堪称用一个沾哀的形象,抒写了一首英雄的沾歌。

  此赋则详细地描绘了蝉的形象和品德,称赞蝉“实淡泊而寡欲兮独怡乐而长吟”。这是一种君子的形象。作者指出除了这些黄雀、螳螂和蜘蛛之外,蝉最大的敌人就是“狡童”。狡童用长竿沾上粘胶,更是使蝉致命的原因。这种写法带着一种幽默感。作结论的乱辞将蝉比喻为品格高洁的伯夷和柳下惠,表示了对蝉的最高赞誉。

  此赋描写蝉所处的环境是危机四伏而使它无法逃避,只有一死。树上有黄雀、螳螂,空中有蜘蛛,地下有草虫。处处是陷阱。逃入花园,又有狡童袭击即使没有这些,秋霜下降,终归枯槁而丧形。这种众害纷聚一身而无法逃脱死亡的沾哀,是曹植对人生彻底沾观的总结,只希望留名于后世了。这种蝉的命运也正是作者曹植生世的写照,表达了作者对于命运的深深不平和无限忧患。

  《蝉赋》创作背景

  曹植撰写此赋时,宜在黄初年间(220年—226年),其因受到兄长(文帝曹丕)的猜忌与排斥,多次流放,亲近遭戮。赋中“黄雀之作害”、“螳螂之劲斧”、“蜘蛛之网罟”、“草虫之袭予”,特别是那“捷于狝猿”的“狡童”,无不针对微陋之寒蝉而来,形成“围捕”态势,这虽拟效历史典故,但其间渗透着作者的身世,尤可见其境况之惨烈与个性之鲜明。

热门推荐
© 2020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