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黄檗禅师 李涉 杨巨源 唐宣宗李忱 武元衡 | 宋代诗人: 刘著 沈蔚 钱公辅 李格非 司马光 | 清代诗人: 张维屏 曾国藩 李毓秀 顾炎武 彭端淑

舞鹤赋

南北朝 鲍照 浏览:

  散幽经以验物,伟胎化之仙禽。钟浮旷之藻质,抱清迥之明心。指蓬壶而翻翰,望昆阆而扬音。澘日域以回骛,穷天步而高寻。践神区其既远,积灵祀而方多。精含丹而星曜,顶凝紫而烟华。引员吭之纤婉,顿修趾之洪姱。叠霜毛而弄影,振玉羽而临霞。朝戏于芝田,夕饮乎瑶池。厌江海而游泽,掩云罗而见羁。去帝乡之岑寂,归人寰之喧卑。岁峥嵘而愁暮,心惆怅而哀离。

  于是穷阴杀节,急景凋年。骫沙振野,箕风动天。严严苦雾,皎皎悲泉。冰塞长河,雪满群山。既而氛昏夜歇,景物澄廓。星翻汉回,晓月将落。感寒鸡之早晨,怜霜雁之违漠。临惊风之萧条,对流光之照灼。唳清响于丹墀,舞飞容于金阁。始连轩以凤跄,终宛转而龙跃。踯躅徘徊,振迅腾摧。惊身蓬集,矫翅雪飞。离纲别赴,合绪相依。将兴中止,若往而归。飒沓矜顾,迁延迟暮。逸翮后尘,翱翥先路。指会规翔,临岐矩步。态有遗妍,貌无停趣。奔机逗节,角睐分形。长扬缓骛,并翼连声。轻迹凌乱,浮影交横。众变繁姿,参差洊密。烟交雾凝,若无毛质。风去雨还,不可谈悉。既散魂而荡目,迷不知其所之。忽星离而云罢,整神容而自持。仰天居之崇绝,更惆怅以惊思。

  当是时也,燕姬色沮,巴童心耻。巾拂两停,丸剑双止。虽邯郸其敢伦,岂阳阿之能拟。入卫国而乘轩,出吴都而倾市。守驯养于千龄,结长悲于万里。

标签: 抒怀   忧愤   劝告   惜时   咏物

  《舞鹤赋》译文

  自秘籍流传以验察白鹤,由不凡之胎化育仙鸟。秉赋超迈旷远的美质,怀具清静辽阔的明心。朝蓬莱、方壶而振翅,望昆仑、阆苑以高鸣。环绕天域翱翔疾飞,邀避宇空高飞萦寻。飞行天宇将已遥,积累神龄而已多。眼带朱红而明亮,顶凝丹紫而高华。伸颈放开纤细婉转的歌声,停止了有力美好的高脚。收拢白翅而对水弄影,抖动玉羽而俯视丹顶。早晨嬉戏于昆仑的芝田,黄昏在仙家的瑶池饮水。厌倦江海而漫游草泽,为隐蔽的巨网而羁绊。离开寂静的天帝居所,到达喧哗低下的人间。岁月凛凛而愁暮,心情凄凄而伤别。

  这时隆冬摧煞节候,急日催速岁月。寒沙飞卷原野,劲风振动天空。惨惨冷雾,清清寒泉。冰盖长河,雪蔽群山。不久寒气长夜已尽,景物清明空阔。斗转星移,晓月将落。寒鸡清晨长鸣动心,霜雁离开沙漠伤情。面临萧瑟的惊风,望着流泻的月光。在殿前丹墀清音长鸣,在辉煌楼阁跃跃欲舞。开始步趋有节以蹁跹。最后身躯跳跃而婉转。往复徘徊,飞腾摧折。跳踯如飘蓬,举翅似飞雪。或分开奔赴,或聚合相依。将赴又止,如去却还。杂沓顾盼,雍容徐缓。疾飞尘起其后,高翔展翅在前。飞翔合乎节奏,步履皆中规矩。风姿具有余美,情貌没有停意。赴节停拍而动静合宜,竞相旁视而队别分形。扬翅缓驰,并翼连声。轻盈凌乱,晃影交错,各变繁姿,参差叠密。一团烟雾,若无毛羽。势如风去雨来,不可全部描绘。既使入神乱眼花,又眩惑不可捉摸。忽星散云飘,神态这才自持。仰望鹤乡高远悬绝,更惆怅而惊然不已。

  在这时,舞姬神情沮丧,歌童心里自愧。巾舞拂舞两停,跳丸掷剑双止。即使出名的邯郸舞女怎敢相比,岂是古代舞星的阳阿所能比拟!进入卫国享有卿位的禄食,出了吴都而全市随观。拘囿驯养而至千龄,郁结长悲而心企千里。

  《舞鹤赋》注释

  幽经:即《相鹤经》,因出于道家,故称“幽经”。

  化:化育,孕育。

  钟:聚。浮旷:飘逸。藻质:丽质。

  清迥(jiǒng):清旷高远。

  蓬壶:山名,即蓬莱,古代方士传说为仙人所居。《拾遗记》:“三壶则海中三山也。一曰方壶,则方丈也;二曰蓬壶,则蓬莱也;三曰瀛壶,则瀛洲也。”

  翻翰:奋翅。

  昆阆(làng):昆仑和阆苑,都是传说中神仙居住的地方。

  匝:一周,这里用作动词,一作“澘”。日域:太阳出处。扬雄《长杨赋》:“东震日域。”李善注:“日域,日出之域也。”

  回骛(wù):往回飞。

  穷:一直飞到尽头。

  天步:指天上极高处。

  神区:仙界。

  灵祀(sì):仙寿,即长寿。方:养生之道。

  精:瞳仁。丹:红色。李善引《相鹤经》云:“露目赤精则视远。”星曜:像星星闪耀一般。

  顶:头顶。凝紫:凝聚紫色。烟华:如冒烟花。

  引:拉长。员吭(háng):指圆润的歌喉。

  纤(xiān)婉:清细婉转。

  顿:以足踩地,这里指鹤舞步。

  修趾:长腿。

  洪姱(kuā):美好。

  霜毛:雪白的羽毛。

  弄影:欣赏自己的影子。

  振:挥动。

  玉羽:指鹤翅。

  临霞:形容鹤飞之高远。

  芝田:仙人种芝草的地方,传说昆仑山上有仙人种芝草处。

  瑶池:传说仙人所居之处,盖有天池。

  掩:蔽。云罗:指人布了蔽云之网。

  见羁(jī):被捕缚。

  去:离开。

  帝乡:仙帝之居。岑(cén):高。

  人寰(huán):人间。喧:吵闹。卑:低。

  峥嵘(zhēng róng):凛冽,寒冷。暮:指岁末。

  惆惕:悲伤,一作“惆怅”。

  穷阴:岁将尽时。

  杀节:寒气逼杀万物。

  急景:指寒冷。

  凋年:犹“杀节”。

  凉沙振野:寒风吹来,沙尘漫天。凉,一作“骫”。

  箕(jī)风:指大风。箕,星宿名,月亮经过箕星则多风。

  严严:浓重的样子。

  皎(jiǎo)皎:洁白清亮。

  氛昏夜歇:到了夜间,云雾散去。

  澄廓:轮廓清晰。

  星翻汉回:星星闪烁,天河曲折。

  早晨:早早报晓。

  违漠:离开北方沙漠地带。

  对:面临。

  流光:流落的月光。照灼:照耀。

  唳(lì):鹤声。

  清响:清亮的叫声。

  丹墀(chí):古代宫殿前的红色石阶。

  金阁:宫殿。

  连轩:飞舞的样子。

  凤跄(qiāng):像凤凰一样翩翩起舞。跄,起舞。

  龙跃:像蟠龙飞腾一样。

  踯躅(zhí zhú):踏步不前。

  振迅:迅速奋起。腾:腾飞。摧:摧折,这里指俯冲。

  蓬集:如飞蓬聚集。

  矫翅:高举翅翼。雪飞:如雪花飞舞。

  离纲别赴:时而离开行阵,奔向别处。

  合绪相依:时而回到行列,相互依存。

  兴:起。

  飒沓(sà tà):群飞的样子。

  矜(jīn)顾:庄重顾视。

  迁延:慢慢后退。

  迟暮:本指天晚、年老,这里指鹤慢步后退似老年人退行之貌。

  逸翮(hé):奋翅。

  后尘:将尘土远远抛于身后,形容鹤飞迅猛,使尘不及身。

  翱翥(zhù):向上飞翔。

  先路:飞在前面。

  指会规翔:面临四会道路时,按规矩飞翔。规,古代定圆的器具。

  歧:歧路口。

  矩步:按规矩舞步。矩,定方的器具。

  妍:美好。

  奔机逗节:奔赴和停止都有一定的舞步。逗,停。

  角:竞。睐(lài):斜视,这里指鹤眼珠随舞乐左右转动。

  长扬缓骛(wù):伸展翅膀,缓步向前。

  交横:交错。

  参差(cēn cī):不齐貌。

  洊(jiàn)密:重叠密集。

  烟交雾凝:形容鹤的舞姿轻飘迷离如烟雾缭绕。

  风去雨还:鹤舞时紧张的节奏结束,继以细雨般的温柔舞姿。

  散魂:放松神经。

  荡目:摇目,眨眼,指神情恍惚。

  之:去,往。

  星离而云罢:指舞乐结束后,群鹤如星云散开。

  自持:自己克制,保持一定神态。

  天居:皇宫。

  崇绝:极高。

  惊思:惊心。

  燕姬:燕地的舞女,这里泛指能歌善舞的女子。沮:沮丧。

  巴童:巴蜀的歌童。

  巾拂:两种舞蹈名。巾舞也称公莫舞,相传项羽在鸿门留沛公与饮,项庄拔剑起舞,欲击杀沛公。项伯亦拔剑舞,以袖相隔,并对项庄说:“公莫害沛公。”后人以舞巾模拟项伯舞袖的姿态,因称“公莫舞”。拂舞,杂舞名,以拂子为舞具,故称拂舞。

  丸剑:杂技名。

  邯郸(hán dān):舞曲名。伦:比。

  阳阿(ē):舞曲名。

  入卫国而乘轩:写鹤受尊宠。《左传·闵公二年》:“卫懿公好鹤,鹤有乘轩者。”轩,大夫乘坐的车。

  出吴都而倾市:《吴越春秋》记载,吴王阖闾的小女儿自杀,阖闾非常悲痛,于是将她葬在西宫门外,凿池积土为山,石为梆,又以许多金银珠宝送葬。并且舞白鹤于吴市,万人随观。

  守驯养:被人驯服喂养。千龄:鹤的终生。

  结长悲于万里:仙鹤再也不能翱翔万里,自由自在地生活了,因而永久地悲哀。

  《舞鹤赋》赏析

  此赋以时间为序展开,先写鹤从仙境降落人间后所见的凄凉景象,然后铺叙鹤美妙的舞姿,最后写鹤不能自由的悲哀。全赋语言灵活多变,情节跌宕起伏,通过艺术的想象和夸张创作出了优美动人的艺术形象和高远的意境。

  此赋据其情节发展可分为三层。从开头到“心惆惕而哀离”为第一层,这层写仙鹤禀赋高贵、美丽,却不幸为人所捕缚,而无限悲哀。从“于是穷阴杀节”到“不可谈悉”为第二层。这层首先写鹤从仙境降落人间后所见的凄凉景象,作者这样安排,一是衬托鹤舞的优美,二是说明鹤的悲哀,仙界是那样幽美,人间却如此凄惨。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鹤不禁伤悲。在岁暮萧瑟的背景上,作者笔锋一转,开始精心描绘仙鹤变幻迷离、美妙无比的舞姿:动则“惊身蓬集,矫翅雪飞”、“将兴中止,若往而归”、“奔机逗节,角睐分形。长扬缓骛,并翼连声”;静则“烟交雾凝,若无毛质”。这优美的舞姿,就像一缕温馨的春风,吹进了冷瑟的人间;恰似一股涓涓的清泉,流淌在人们的心田,令人陶醉,令人飘然。仙鹤正因此而受尊宠,然而它满心“哀离”之情。所以最一层紧扣中心,写到:“既散魂而荡目,迷不知其所之”、“仰天居之崇绝,更惆惕而惊思”。尽管人们在赞美它,惊服它,“燕姬色沮,巴童心耻”,一切舞乐都不能与它比拟。它可以乘大夫之车,可以使所有的人倾倒。但这种尊宠并不是它的目的。它需要的是能够骋志翱翔的天空,是自由自在的生活。因而,越是备受尊宠,为人所养,它越感到悲哀。最后,作者用两句韵味深长的话为仙鹤唱了挽歌:“守驯养于千龄,结长悲于万里。”唱出了仙鹤,也是作者无限的惆怅。

  在艺术方面,此赋也有其突出特色。

  首先,此赋运用浪漫主义的创作方法,根据神话传说,通过艺术的想象和夸张,创造出了优美动人的艺术形象和高远的意境。如写仙鹤的姿质清丽及其信步天庭,自由翱翔的生活,无不充满神奇的幻想:它生活帝乡,游于日域,戏于芝田,饮于瑶池;它有圆润的歌喉,洪姱的修趾,雪白的羽毛;目含丹星,顶凝烟华。这一切并非作者亲见,亦非现实中真有,而是根据传说进行艺术想象、加工创造出的。这种想象给鹤染上了一种神秘的、不同凡响的色彩,使之高雅、美丽、动人。又如写仙鹤的舞姿,作者将历史上所有舞蹈的优美动作集于仙鹤一身,精心地描绘,创造出一种恍若仙界、缥缈迷离的意境,从而突出了仙鹤的形象。正是这种浪漫主义的气息,使读者受到了强烈的感染。

  其次,此赋情节曲折多变、波澜起伏、寓意深刻。开头先写了自由、美丽的仙界,接着突而转到人间,却值冬季岁寒, “穷阴杀节,急景凋年。凉沙振野,箕风动天”,这是情节的第一次剧变,这一变化使天上、人间形成鲜明对比,从而衬托出仙鹤的悲哀,且影射了现实的无比黑暗。写仙鹤的舞姿,是那样优美动人,可接着转到其心情描写,却是“仰天居而崇绝,更惆惕而惊思”。这又是一次令人未暇预及的波折,这波折是紧紧围绕一个中心:仙鹤见羁思乡之哀愁,也是作者的无限哀愁。因而,能引起读者的强烈共鸣,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

  最后,此赋的语言灵活多变,前后用六字句,中间鹤舞一节用四字句,以抑扬顿挫、富有音乐美的语言突出中心的同时给读者以美的享受。

  《舞鹤赋》创作背景

  这篇赋的具体创作时间不详,或是应宴乐遣兴受命之作,或是实有所感而发。虽名为咏鹤,却有所寄托。

热门推荐
© 2020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