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黄檗禅师 李涉 杨巨源 唐宣宗李忱 武元衡 | 宋代诗人: 刘著 沈蔚 钱公辅 李格非 司马光 | 清代诗人: 张维屏 曾国藩 李毓秀 顾炎武 彭端淑

闲情赋

晋朝 陶渊明 浏览:

  初,张衡作《定情赋》,蔡邕作《静情赋》,检逸辞而宗澹泊,始则荡以思虑,而终归闲正。将以抑流宕之邪心,谅有助于讽谏。缀文之士,奕代继作;并因触类,广其辞义。余园闾多暇,复染翰为之;虽文妙不足,庶不谬作者之意乎。

  夫何瑰逸之令姿,独旷世以秀群。表倾城之艳色,期有德于传闻。佩鸣玉以比洁,齐幽兰以争芬。淡柔情于俗内,负雅志于高云。悲晨曦之易夕,感人生之长勤;同一尽于百年,何欢寡而愁殷!褰朱帏而正坐,泛清瑟以自欣。送纤指之余好,攮皓袖之缤纷。瞬美目以流眄,含言笑而不分。曲调将半,景落西轩。悲商叩林,白云依山。仰睇天路,俯促鸣弦。神仪妩媚,举止详妍。

  激清音以感余,愿接膝以交言。欲自往以结誓,惧冒礼之为愆;待凤鸟以致辞,恐他人之我先。意惶惑而靡宁,魂须臾而九迁: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悲罗襟之宵离,怨秋夜之未央!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嗟温凉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愿在发而为泽,刷玄鬓于颓肩;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而枯煎!愿在眉而为黛,随瞻视以闲扬;悲脂粉之尚鲜,或取毁于华妆!愿在莞而为席,安弱体于三秋;悲文茵之代御,方经年而见求!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于床前!愿在昼而为影,常依形而西东;悲高树之多荫,慨有时而不同!愿在夜而为烛,照玉容于两楹;悲扶桑之舒光,奄灭景而藏明!愿在竹而为扇,含凄飙于柔握;悲白露之晨零,顾襟袖以缅邈!愿在木而为桐,作膝上之鸣琴;悲乐极以哀来,终推我而辍音!

  考所愿而必违,徒契契以苦心。拥劳情而罔诉,步容与于南林。栖木兰之遗露,翳青松之余阴。傥行行之有觌,交欣惧于中襟;竟寂寞而无见,独悁想以空寻。敛轻裾以复路,瞻夕阳而流叹。步徙倚以忘趣,色凄惨而矜颜。叶燮燮以去条,气凄凄而就寒,日负影以偕没,月媚景于云端。鸟凄声以孤归,兽索偶而不还。悼当年之晚暮,恨兹岁之欲殚。思宵梦以从之,神飘飘而不安;若凭舟之失棹,譬缘崖而无攀。于时毕昴盈轩,北风凄凄,炯炯不寐,众念徘徊。起摄带以侍晨,繁霜粲于素阶。鸡敛翅而未鸣,笛流远以清哀;始妙密以闲和,终寥亮而藏摧。意夫人之在兹,托行云以送怀;行云逝而无语,时奄冉而就过。徒勤思而自悲,终阻山而滞河。迎清风以祛累,寄弱志于归波。尤《蔓草》之为会,诵《召南》之余歌。坦万虑以存诚,憩遥情于八遐。

标签: 写人   美人

  《闲情赋》译文

  当初,张衡写作《定情赋》,蔡邕写作《静情赋》,他们摒弃华丽的辞藻、崇尚恬淡澹泊的心境,文章之初将(功名场里的)思虑发散开来,末了则归总到自制中正的心绪。这样来抑制流于歪邪或坠于低鄙的不正当的心念,想来也有助于讽喻时弊、劝谏君主。缀字成文的雅士们,代代承继(他们的传统)写作这种文赋并将之发扬,又(往往)从某些相似点推而之广言及其他,把原来的辞义推广到更开阔的境地。平日闲居里巷深园,多有闲暇,于是也重提笔墨,作此情赋;虽然文采可能不比前人精妙,大约也并不致歪曲作文章者的本意。

  (啊,)她的绰约风姿多么瑰丽飘逸,而与众不同、秀丽绝伦。她的美貌可谓倾城倾国、绝艳殊色,她的美德的传闻又令人心生向往。只有玎珰作响的玉佩才比得上她的纯洁,只有高洁的幽兰才能与她一较芬芳。(于是我)将一片柔情淡化在了俗世里,将高雅的情志寄于浮云。悲叹着(时光易逝)晨曦又到了迟暮,如何不让人深深感慨人生艰勤;同样将在百年后(逝去的那时)终止,为何人生中欢欣如此难得而愁绪却是时时不断!(那时她)撩起大红帏帐居中正坐,拨泛古琴而为之欣欣,纤长的手指在琴上拂出佳音,雪白的手腕上下作舞(使我)目为之迷。顾盼之际美目中秋波流动,时而微笑言语而不分散奏乐的心神。乐曲正奏到一半,红日缓缓向西厢那边沉。略作悲伤的商宫的乐声在林中久久回荡,山际云气缭绕白烟袅袅。(她)时而仰面望天,时而又低头催动手里的弦作急促的乐声,神情那么风采妩媚,举止又那么安详柔美。

  (她)奏出的清越乐声使我心动,渴望(与她)接膝而坐作倾心的交谈。想要亲自前往与她结下山盟海誓,却怕唐突失礼受之谴责,要倩青鸟使递送我的信辞,又怕被别人抢在前面。心下如此惶惑,一瞬间神魂已经不知转了多少回:愿化作她上衣的领襟呵,承受她姣美的面容上发出的香馨,可惜罗缎的襟衫到晚上便要从她身上脱去,(长夜黯暗中)只怨秋夜漫漫天光还未发白!愿化作她外衣上的衣带呵,束住她的纤细腰身,可叹天气冷热不同,(变化之际)又要脱去旧衣带而换上新的!愿化作她发上的油泽呵,滋润她乌黑的发鬓在削肩旁披散下来,可怜佳人每每沐浴,便要在沸水中经受苦煎!愿作她秀眉上的黛妆呵,随她远望近看而逸采张扬,可悲脂粉只有新描初画才好,卸妆之时便毁于乌有!愿作她卧榻上的蔺席呵,使她的柔弱躯体安弱于三秋时节,可恨(天一寒凉)便要用绣锦代替蔺席,一长年后才能再被取用!愿作丝线成为她(足上)的素履呵,随纤纤秀足四处遍行,可叹进退行止都有节度,(睡卧之时)时只能被弃置在床前!愿在白天成为她的影子呵,跟随她的身形到处游走,可怜到多荫的大树下(便消失不见),一时情境又自不同!愿在黑夜成为烛光呵,映照她的玉容在堂前梁下焕发光彩,可叹(平旦)日出大展天光,登时便要火灭烛熄隐藏光明!愿化为竹枝而作成她手中的扇子呵,在她的盈盈之握中扇出微微凉风,可是白露之后早晚幽凉(便用不到扇子),只能遥遥望佳人的襟袖(兴叹)!愿化身成为桐木呵,做成她膝上的抚琴,可叹一旦欢乐尽而哀愁生,终将把我推到一边而止了靡靡乐音!

  推详我的愿望都不能如意,徒然一厢情愿地用心良苦。为情所困的心情却无人倾诉,缓缓踱到南面的树林。在尚带露汁的木兰边略作栖息,在苍苍青松的遮蔽下感受凉荫。若是在这里(与心仪的人)对面相觑,惊喜与惶恐将如何在心中交集?而树林里空寞寂寥一无所见,只能独自郁闷地念想而空自追寻。回到原路上整理衣裾,抬头已见夕阳西下,不由发出一声叹息。一路走走停停流连忘返,林中景色凄凄惨惨。(身边)叶子不住离枝簌簌而下,林中气象凄凄戚戚。红日带着它的(最后一丝)影子没入了地平,明月已在云端作出另一幅美景。宿鸟凄声鸣叫着独自归来,求偶的兽只还没有回还。。在迟暮的年纪凭吊当年,深深慨叹眼前的(美好)光景顷刻就会终结。回想夜来梦中的情景想要再入梦境,又思绪万千不能定心,如同泛舟的人失落了船桨,又似登山者无处攀缘。。此刻,毕昂二宿的星光将轩内照得透亮,室外北风大作声音凄厉,神智愈加清醒再也不能入眠,所有的念想都在脑海里回旋。(于是)起身穿衣束带等待天明,屋前石阶上的重重冷霜晶莹泛光。(司晨的)鸡也还敛着双翅(栖息)而未曾打鸣,笛声清嘹忧郁的声音往远处荡扬:起初节奏细密而悠闲平和,最终寂寥清亮中又含了颓败的声音。 在这样的光景里思念佳人,请天上的行云来寄托我的心怀,行云很快流过不语,光阴也如此荏苒而过。徒然殷殷思念着独自体味悲心,终是山阻脚步河滞行。迎风而立,希望清风能扫去我的疲累,对泛来的阵阵轻波寄托我的微薄心愿——(期望与你)作《蔓草》那样的聚晤,吟诵从《诗经·召南》起未曾断绝的长歌余风。(而这终究是不能的)(还是)将万千杂虑坦然释怀,只存下本真的赤心,让心情在遥阔的八荒空遐外休憩流连。

  《闲情赋》注释

  张衡:字平子。东汉文学家、科学家。所作《定情赋》残文见于《艺文类聚》卷十八。

  蔡邕(yōng):字伯喈。东汉文学家、书法家。所作《静情赋》已失传。

  检:检束,收敛。逸辞:热情奔放的言辞。这里指放荡之语。

  宗:本,以……为宗。澹泊:恬淡寡欲。

  荡:放纵。思虑:指构思、想象。

  闲正:犹“闲雅”,从容大方。

  抑:遏止,压制。流宕(dàng):放荡。

  谅:料想。讽谏:委婉劝谏。

  缀(zhuì)文:作文。缀,连缀。

  奕(yì)代:累世,屡代。继作:何孟春注:“赋情始楚宋玉,汉司马相如、平子、伯喈继之为《定》、《静》之辞。而魏则陈琳、阮璃作《止欲赋》,王粲作《闲邪赋》,应玩作《正情赋》,曹植作《静思赋》,晋张华作《永怀赋》,此靖节所谓‘奕世继作,并因触类,广其辞义’者也。”(《陶靖节集》卷五)

  触类:触及同类事情而有感动。

  广其辞义:在文辞和内容上都加以扩展和发挥。

  园闾:指田舍。闾,里巷的大门。

  染翰:用毛笔蘸墨。为之:写这篇赋。

  文妙:文彩,才华。

  庶:庶凡,即大概、希望之意。谬:违背。

  夫:发语词,无意义。瓌(guī)逸:仙姿出众的样子。

  瑰:奇伟、珍贵。逸:超迈。令:美好,美妙。旷世:世所未有。秀群:超群出众。

  表:外表,外貌。倾城:一城之人皆为之倾倒。形容女子容貌极美。《汉书·孝武李夫人传》:“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期:希望,追求。有德于传闻:将美好的品德传扬。

  佩:佩戴。鸣玉:古人佩戴在身上的玉饰,行走时相击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故谓之“鸣玉”。齐:并列,等量(与前文“佩”互文)。

  淡:轻视,看不起。俗内:世俗之内。负:怀抱,具有。雅志:高雅脱俗之志。

  晨曦:早晨的阳光。易夕:容易迟暮。

  长勤:长期愁苦,充满忧劳。《楚辞·远游》:“惟天地之无穷兮,哀人生之长勤。”

  同一:同样,相同。尽:生命终止。百年:指一生。殷:多。

  褰(qiān):揭起,拉开。朱帷:红色的幔帐。泛:这里是弹奏的意思。清瑟:清越的瑟声。瑟,拨弦乐器、形似古琴、通常有二十五弦。

  送:舒放。纤指:柔细的手指。余好:美妙不尽。指瑟声袅袅不绝。攘(ráng):将。曹植《美女篇》:“攘袖见素手,皓腕约金环。”缤纷:指衣袖飘动的样子,美态纷呈。

  瞬(shùn):目光转动。流眄(miǎn):转动眼睛;斜视的样子。

  含言笑而不分:似笑非笑,难以分辨清。意谓总是面带微笑。宋玉《神女赋》:“含然若其不分兮。”

  景:日光。张载《七哀》诗:“朱光驰北陆,浮景忽西沈。”轩:窗。

  悲商:悲凉的秋风之声。商,为五音之一。古人以徵、角、商、羽配四季。《礼记·月令》:“孟秋之月,其音商。”叩林:吹动林木。

  睇(dì):斜视,流盼。天路:天空。《三国志·魏志·陈思王植传》注:“植常为瑟调歌辞曰:‘自谓终天路,忽焉下沈渊。’”《晋书·束晰传》:“徒屈蟠于坎井,眄天路而不游。”府促:低头急弹。

  神仪:神情仪态。妩媚:姿态美好可爱。详妍:安详美妙。

  激:激发,指弹奏。接膝:促膝,挨近而坐。交言:交谈。

  结誓:订立相爱的誓约。冒礼:冒犯礼法。諐(qiān):同“愆”,过错。

  致辞:说媒。我先:先于我。传说帝喾高辛氏用凤凰为媒,传送礼物,娶得简狄。屈原《离骚》:“凤凰既受诒兮,恐高辛之先我。”

  惶惑:疑惧。《汉书·王嘉传》:“道路讙(喧)哗,群臣惶惑。”靡(mǐ)宁:不宁,不安。须臾:片刻,顷刻之间。九迁:屡变。九,表示多。

  华首:美丽的头面。余芳:散发出的芳香。

  罗襟:罗衣,丝绸制的衣服。宵离:是说夜间脱掉罗衣。未央:未尽,指秋夜长。

  裳(cháng):下身的衣服,即裙。《诗经·邶风·绿衣》:“绿衣黄裳。”毛传:“上曰衣,下曰裳。”带:裙带。

  窈(yiǎo)窕(tiǎo):美好的样子。纤身:苗条的身材。这里指细腰。

  嗟:感叹。温凉:冷暖。异气:不同的气节、气候。脱故:脱去旧衣。服新:换上新衣。服,穿。

  泽:膏泽,指发膏。玄鬓:黑发。颓肩:垂削的双肩。古代女子双肩以削为美。曹植《洛神赋》:“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屡沐:经常洗发。枯煎:枯干。

  黛(dài):青黑色的颜料。古代女子用以画眉。闲扬:安闲地扬起。

  尚鲜:讲究鲜艳。取毁:被毁。指被遮掩或抹掉。华妆:华艳的梳妆。

  莞(guān):植物名,俗名水葱、席子草。亦指芜草编的席。《诗经·小雅·斯干》:“下芜上簟,乃安斯寝。”

  弱:柔弱。三秋:秋季。秋季三个月,故称。

  文茵(yīn):原指车里的虎皮坐垫。《诗经·秦风·小戎》:“文茵畅毅。”这里是指有花纹的皮褥。代御:代用,取代。御:用。经年:经过一年。见求:被需求,即被用。

  履(lǚ):鞋。附:依附。素足:白脚。周旋:转动,移动。

  行止:行走与停息。有节:有一定的节度限制。委弃:抛弃,弃置。

  不同:不同在,不在一起,即分开。

  玉容:如玉的容颜。形容貌美。陆机《拟古诗》:“玉容谁能顾,倾城在一弹。”《古诗十九首》之十二:“燕赵多佳人,美者颜如玉。”楹(yíng):厅堂前部的柱子。这里指放灯烛之处。

  扶桑:传说是太阳升起的地方,这里指太阳。舒光:舒展光辉,放出光芒。

  奄:忽然。景:同“影”,指烛影。藏明:指烛光被熄灭。

  凄飙(biāo):凉风。柔握:握于柔手之中。

  晨零:早晨降落。顾:顾念,想。缅邈:遥远。

  桐:落叶乔木,本质轻疏,老则纹理细密,古时做琴瑟多取此木。

  辍(chuò):中断,停止。

  考:考虑,思量。违:违背心愿。契契:愁苦的样子。逯本作“契阔”,诸本皆作“契契”。《诗经·小雅·大东》:“契契寤叹,哀我惮人。”

  拥:怀抱,充满。劳:忧愁。《诗经·邶风·燕燕》:“实劳我心。”罔诉:无处诉说。罔,无。容与:徘徊的样子。

  栖:居住,停留。木兰:植物名。屈原《离骚》:“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遗露:垂露,残露。翳(yì):障蔽,遮盖。

  傥(tāng):同“倘”,推测之间,倘若。行行:徘徊的样子。

  觌(dì):见,相见。交:交互,交织。欣惧:欣喜和惧怕。中襟:内心。

  悁(yuān):忧愁。《诗经·陈风·泽陂》:“寤寐无为,中心悁悁。”

  敛:收敛,提起。裾(jū):衣服的前襟。复路:按原路往回走。流叹:叹息不止。

  徒倚:犹徘徊,流连不去。《楚辞·哀时命》:“然隐悯而不达兮。独徙倚而彷徉。”趣:同“趋”,前行。惨惨:暗淡无光的样子。表示心中忧虑。《诗经·小雅·正月》:“忧心惨惨,念国之为虚。”矜(jīn)颜:脸色寒冷庄重。

  燮(xiè)燮:落叶声。去条:离开枝条。

  凄凄:寒凉的样子。《诗经·郑风·风雨》:“风雨凄凄。”就:接近,靠近。

  日负影:太阳带着它的光影。偕没:一同隐没、消失。媚景:明媚可爱的光影。

  凄声:哀伤的鸣叫声。索偶:寻找伴侣。

  悼:哀伤。当年:正当年,指壮年。

  晚暮:迟暮。屈原《离骚》:“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殚(dān):尽。

  宵梦:夜梦。之:指美女。飘飖(yáo):飘荡恍惚的样子。

  凭舟:乘船。棹(zhào):划船用具。缘:攀缘。无攀:没有可供抓、登之物向上爬。

  毕、昴(mǎo):二星宿名。这里代指群星。盈:满。轩:窗户。

  恫(jiōng)恫:犹“耿耿”,形容心中不能宁静。众念徘徊:谓各种念头萦绕心中。

  摄带:束带,指穿衣。伺晨:等待天亮。素阶:白色的台阶。

  笛流远:笛声悠扬,传得很远。清哀:清扬哀婉。

  妙密:美妙而细腻。闲和:闲雅平和。

  寥亮:同“嘹亮”,形容声音清越高远。向秀《思旧赋序》:“邻人有吹笛者,发声寥亮。”

  藏摧:同“摧藏”,极度悲伤。《古诗为焦仲卿妻作》:“未至二三里,摧藏马悲哀。”

  意:料想,猜度之词。夫(fú)人:那个人。指所思慕的女子。在兹:在此。托行云以送怀:寄托行云以传送思慕的情怀。《楚辞·九章·思美人》:“愿寄言于浮云兮,遇丰隆而不将。”

  奄冉:犹在苒。形容时光逐渐推移。就:随即。

  勤思:苦思。勤,愁苦。《楚辞·七谏·自悲》:“居愁勤其谁告兮!”阻山:为山所阻隔。

  带河:逯本作“滞河”,诸本皆作“带”。带河:河如长带,挡住去路。

  祛(qū)累:消除忧累。寄弱志于归波:把杂念会之东流。弱志:懦弱之情,指杂念。归波:归向东海的水流。

  尤:责怪,埋怨。《蔓草》:指《诗经·郑风》中的《野有蔓草》篇。《诗序》说,此诗写“男女失时,思不期而会焉”,男女偶遇田野而私下相会。在封建社会,这种行为被看成是不合礼仪的。

  《邵南》:指《诗经》中《召南》一组诗,为十五国风之一。《诗大序》说:“《周南》、《召南》,正始之道,王化之基。”其中对男女爱情的描写,被认为是符合封建礼教的。余歌:即遗侍。

  坦万虑:表露复杂多端的情思。存诚:保持真诚之心。

  憩(qì):休息,停止。遥情:指驰骋放荡的思绪。

  八遐:犹八荒。八方极远之地。

  《闲情赋》赏析

  《闲情赋》是东晋文学家陶渊明的赋作。这是陶渊明作品中无论风格还是思想内容都很独特的一篇,不仅一反陶渊明一向的风格,而且所表现的思想内容也不同于陶集中的其他作品。此赋描写了一位作者日夜悬想的绝色佳人,作者幻想与她日夜相处,形影不离,甚至想变成各种器物,附着在这位美人身上。全赋沿用比兴手法,情思缭绕,逐层生发,词藻华丽,变化自然,既写出美女的姿色,又写出了美人良好的品德和崇高的志趣,因此获得后人“如奇峰突起,秀出天外,词采华茂,超越前哲”的高度评价。

  《闲情赋》的第一节极尽夸饰之能事描写美人之容貌与品行:“夫何飘逸之令姿,独旷世以秀群。表倾城之艳色,期有德于传闻。”容貌举世无双,德行也远近闻名,“佩鸣玉以比洁,齐幽兰以争芬。淡柔情于俗内,负雅志于高云。”既有冰清玉洁的气质,又有深谷兰花的芬芳,情怀超世出俗,志趣高尚入云。这与其说是写美人,不如说是在自我表白。这位美人就是作者理想的外化,是作者心志、情怀的投射与再造。屈原《离骚》中说:“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显然是陶作的样板,只不过屈原是自赞自怜,而陶渊明含蓄地用自己的理想塑造出一位美人而已。“ 悲晨曦之易夕,感人生之长勤。同一尽于百年,何欢寡而愁殷!”美好时光易逝,人生旅途艰辛,百年之后都将同归尘土,何必郁郁于心!这是在劝慰美人,也是在劝慰自己。“褰朱帏而正坐,泛清瑟以自欣。送纤指之余好,攘皓神之缤纷。瞬美目以流眄,含言笑而不分。”进一步状写美人的情态。

  第二节写诗人对美人欲亲近又顾虑重重的复杂心情。“曲调将半,景落西轩。悲商叩林, 白云依山。仰睇天路,俯促鸣弦。神仪妩媚,举止详妍。”一系列四字句,短促顿挫,使我们仿佛看到一个平素持重淡泊的男子,此时面对仪态万方的绝代佳人,心脏在急剧跳动。“激清音以感余,愿接膝以交言。欲自往以结誓,慎冒礼为□。待凤鸟以致辞,恐他人之我先。意惶惑而靡宁,魂须臾而九迁。”有心无胆,犹豫彷徨,正是陶渊明性格的写照。心烦意乱不得安宁,魂不守舍,须臾之间几番往返,末二句极得恋爱中人心之真态,令人好笑又感动。

  第三节是全赋的高潮,一反作者朴素淡远的风格,炽热无比。“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 悲罗襟之霄离,怨秋夜之未央。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嗟温凉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愿在发而为泽,刷云鬓于颓肩;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以枯煎。愿在眉而为黛,随瞻视以闲扬;悲脂粉之尚鲜,或取毁于华妆。愿在莞而为席,安弱体于三秋;悲文茵之代御,方经年而见求。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于床前。愿在昼而为影,常依形而西东;悲高树之多荫,慨有时而不同。愿在夜而为烛,照玉容于两楹;悲扶桑之舒光,奄天景而藏明。愿在竹而为扇,含凄飙于柔握;悲白露之晨零,顾襟袖之缅邈。愿在木而为桐,作膝上之鸣琴;悲乐极以哀来,终推我而辍音。”

  十愿连翩,一气呵成,要化己身为美人衣之领,腰之带,发之膏泽,眉之黛墨,身下之席,脚上之鞋,随身之影,照颜之烛,手中之扇,膝上之琴,只为了亲近美人,陪伴美人。一连串拟物手法的运用,构思奇特,想象丰富。十种物事,寄托同一个美好心愿,十番转折,十种设想的结果,表达同一种担忧,尤为衬出心愿的强烈。

  空怀十愿,无以表白,作者情绪渐渐变得低沉。“考所愿而必违,徒契契以苦心。拥劳情而罔讷,步容与于南林。栖木兰之遗露,翳轻松之余阴。倘行行之有觌,交欣惧于中襟。竟寂寞而无见,独悄想以空寻!”抒情主人公过分消极,仅仅停留于心愿,不敢付诸行动,很有无故寻愁觅恨的味道。凭空设想出一个情人,本就只是为了抒发心中那份郁郁不得志的情绪,本就只是枉自嗟怨,不会有什么结果也不求有什么结果。

  第五节诗人由美人乏不可求回复到自己平生志愿之不得遂上来。“敛轻裾以复路,瞻夕阳而流叹; 步徒倚以忘趣,色惨凄而矜颜。叶燮燮以去条,气凄凄而就寒;日负影以偕没,月媚景于云端。鸟凄声以孤归,兽索偶而不还;悼当年之晚暮,恨兹岁之欲殚。思宵梦以从之,神飘瓢而不安;若凭舟之失悼,譬缘崖而无攀。”这里梦中情人已退居次席,作者开始比较直接地表现自己不知路在何方的迷惘,一事无成而时光易逝的惆怅。坐卧不安,神魂飘游,是为了那始终追求不到的梦中情人一般美好而又缥缈的理想。

  赋之末节,诗人经过一夜辗转苦思,终于在无计可施中放弃了追求,也平复了烦燥不安的情绪。“ 于是毕昴盈轩,北风凄凄。久久不寐,众念徘徊。”四字句的再次夹入,表明情感的再度转折。起摄带以伺晨,繁霜粲于素阶;鸡敛翅而未鸣,笛流运以清哀,始妙密以闲和,终寥亮而藏摧。意夫人之在兹,托行云以送怀;行云逝而无语,时奄冉而就过。徒勤思以自悲,终阻山而带河;迎清风以祛累,寄弱志于归波。尤《蔓草》之为会,诵《郡南》之馀歌;但万虑以存诚,憩遥情于八遐。”诗人极力使自己认为没有希望,万种相思只是徒然自寻烦恼,以让自己完全放弃努力也放弃心愿,让他胸中的郁闷与梦幻付诸清风流水。发乎情而止乎礼,浮想联翩的白日梦终究没有什么意义,诗人要摒除各种杂念,保持一片纯心。

  通观全赋,总体来讲作者的情调是低沉、消极的,即是“十愿”,也把那股火一般的情感深深压抑,以悲观的情绪来淡化。末几节更是将其消解至无,诗人之心仍然回复为一汪死水。

  这篇赋结构新颖,想象丰富,辞句清丽,灵活地运用了比兴手法,其中的十愿表现出极大的创造性,荡除了汉赋那种着意铺排、堆砌辞藻、典故、用语生涩的积弊,清新自然,因此被人们久诵不衰。

  《闲情赋》创作背景

  这篇赋作的写作时间,一说是陶渊明年轻时的作品,一说大约完成于作者任职或归隐期间。据袁行霈考证《闲情赋》是陶渊明十九岁时所作,而郭维森、包景诚《陶渊明年谱》认为作于晋太元十六年(391年)陶渊明二十七岁时。

  还有一种说法:陶渊明辞州主薄不受后,在家闲居了六七年。闲居的第二年,即晋太元十九年(394年),陶渊明三十岁时,他的妻子去世,续娶翟氏。翟氏是一个贤良女子,据《南史》本传说:“其妻翟氏,志趣亦同,能安苦节,夫耕于前,妻锄于后。”大约在诗人丧妻、再娶这一段时间内他写了《闲情赋》。

热门推荐
© 2020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