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孟云卿 张敬忠 东方虬 贾至 王涯 | 宋代诗人: 徐铉 周晋 左纬 祖可 秦湛 | 清代诗人: 高珩 凌廷堪 蒋春霖 张维屏 曾国藩

张孝基仁爱

宋朝 浏览:

  许昌士人张孝基,娶同里富人女。富人惟一子,不肖,斥逐去。富人病且死,尽以家财付孝基。孝基与治后事如礼。久之,其子丐于途,孝基见之,恻然谓曰:“汝能灌园乎?”答曰:“如得灌园以就食,何幸!”孝基使灌园。其子稍自力,孝基怪之,复谓曰:“汝能管库乎?”答曰:“得灌园,已出望外,况管库乎?又何幸也。”孝基使管库。其子颇驯谨,无他过。孝基徐察之,知其能自新,遂以其父所委财产归之。

  《张孝基仁爱》译文

  许昌有个读书人叫张孝基,娶同乡某富人的女儿。富人只有一个儿子,没出息,富人便骂着把他赶走了。富人生病将要死了,就把全部的家产都托付给了张孝基。张孝基按规定礼节为富人办了后事。后来,孝基看见了富人的儿子在路边乞讨,同情地说道:“你会浇灌园圃吗?”富人的儿子答道:“如果能够(通过)浇灌园圃来得到食物,就太幸运了!”孝基便让他去浇灌园圃。富人的儿子渐渐能够自食其力,孝基对他的行为变化感到奇怪。又问道:“你能管理仓库吗?”答道:“让我浇灌园圃,已出乎我的意料,何况管理仓库呢?那真是太幸运了。”孝基就让他去管理仓库。富人的儿子顺从而谨慎,没犯什么过错。孝基慢慢观察他,知道他能改过自新,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于是便将他父亲所委托的财产还给他了。

  《张孝基仁爱》注释

  许昌士人张孝基,娶同里富人女。富人唯一子,不肖,斥逐去。富人病且死。

  许昌:古地名,在今河南境内。

  里:乡。

  不肖:不成才,没有出息。肖,通“孝”,孝顺。

  斥:指责,斥责。

  逐:赶,驱赶。

  且:将要,快要。

  娶:嫁娶。

  惟:只。

  尽以家财付孝基。孝基与治后事如礼。久之。其子丐于途。孝基见之,恻然谓曰:

  特殊句式:尽以家财付孝基,为“以家财尽付孝基”译为“把家产全都托付给了张孝基”

  尽:全。

  以:把。

  付:交付,托付。

  如礼:按照规定礼节、仪式。

  之:音节助词无实义。

  于:在。

  恻然:同情(怜悯)的样子。

  “汝能灌园乎?”答曰:“如得灌园以就食,何幸!” 孝基使灌园。其子稍自力,

  灌:灌溉。

  以:表目的连词。

  就:本义为“接近”此指“得到”。

  稍自力:稍微自食其力。 稍:渐渐地。

  孝基怪之,复谓曰:“汝能管库乎?”答曰:“得灌园,已出望外,况管库乎?又甚幸也。”

  怪:对…感到奇怪 (以之为怪)

  出:超过。

  望:希望,盼望。

  况:何况。

  何:多么。

  幸:感到幸运。

  孝基使管库。其子颇驯谨,无他过。孝基徐察之,知其能自新,不复有故态,

  使:让。

  颇:很,十分,非常。

  驯谨:顺从而谨慎。

  徐:慢慢地。

  故态:旧的坏习惯。

  故:旧的,从前的,原来的。

  遂以其父所委财产归之。

  遂:于是,就。

  以:把。

  所:用来......的。

  委:委托。

  归:归还。

  尽:全,都。

  使:让,令。

  《张孝基仁爱》寓理

  对妻子的不成材的兄弟如此相信,说明他是一个宽容的,有博大的胸怀,信任别人的人,心胸宽阔。

  张孝基的仁爱表现在:有恻隐之心;考查富家儿子有改过自新的意愿。

  张孝基懂得教育别人,不看重钱财。

  《张孝基仁爱》故事

  许昌这个地方有一个读书人,名字叫张孝基,同乡地一个有钱人见张孝基为人正直诚实,就决定把女儿许配给他做妻子。于是张孝基就和富人的女儿结婚了。

  那个富人有一个儿子,但是儿子品行不端,经常赌博,还时常出入城里的酒楼和妓院,挥霍家里的钱财,败坏家里的名声。富人用尽了办法,还是不能使儿子悔改,后来把儿子赶出了家门,和他断绝了父子关系。

  富人后来得了重病,张孝基和妻子尽心照料他,给他请医生买药熬药,可就是不见好转。有一天,富人把张孝基叫到床前,对他说:“我这人命苦,虽然有万贯家财,可是我儿子不争气,我不得不另找一个财产继承人。我暗中观察你很多年,觉得你人品不错,就决定把这个家托付给你。我怕是活不了几天了,今天我就把家里的事交待一下,死也就安心了。”

  于是,他让管家拿出账本和家里的金钱财宝,一样一样讲给张孝基听。张孝基一一记下,还答应一定帮他管好家里的事。过了些日子,富人真的死了。张孝基遵照老人的嘱咐,把家里的事情管理得井井有条。

  很多年以后,张孝基去城里办事,看见一个乞丐正跪在马路边要饭,仔细一看,原来是富人的儿子。于是就走上前问:“你能浇灌菜园吗?”

  富人的儿子回答:“如果浇灌菜园能让我吃饱的话,就太幸运了!”

  于是张孝基就把他带回家,让他吃了一顿饱饭,然后就让菜农教他灌溉菜园子。富人的儿子很认真地学,不久就已经做得很好了。张孝基觉得富人的儿子正在一点一点变好,想给他一些新的工作,就问他:“你能管理仓库吗?”

  富人的儿子说:“能够浇灌菜园子,我已经很满足了,这是我第一次靠自己的劳动吃饭;如果能管理仓库,这是多么的荣幸啊 !”

  此后,富人的儿子很认真地管理仓库,半年时间里从没出过任何差错。于是张孝基就教他管家里的账目,富人的儿子不久也学会了。张孝基觉得富人的儿子已经能够独立管理家里的一切事物了。

  有一天,张孝基对富人的儿子说:“你父亲临死的时候,托付我帮他管理家里的田产、财物,现在你回来了,也学会独立做事了,我想是时候把这个家还给你了。”

相关内容
热门推荐
© 2022 古诗文网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湘ICP备15008850号-7